阅读历史

齐妃

作品:清穿之齐妃修真记|作者:沉云香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2-05 20:20:14|下载:清穿之齐妃修真记TXT下载
  乾清宫里淡淡的熏香压不住厚重苦涩中药的味道。这一年的冬天很冷, 就算是再注重养护身子,化雪的日子,胤禛还是染上了风寒。。

  弘盼是一个合格的继位者,胤禛知道弘盼做得那些小动作,弘盼对现在这个位置说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, 只是把自己的欲·望藏得很深罢了, 另一个则是因为弘盼是他最看重的儿子,因为这两个缘故, 对于弘盼的野心, 他睁只眼闭只眼。弘盼藏得很深, 只是偶尔露出的冰山一角, 便让他心惊, 他能够想象大清在弘盼的坐镇之下, 会更加繁荣昌盛。要做太上皇吗?胤禛的手指微动,他到底心中有些不甘,长叹一口气。

  苏培盛此时弓着身子,听着丫鬟的禀告,轻轻绕过四时花开屏风, 到了康熙的身边,悄声说道:“齐妃娘娘在外候着, 万岁爷?”

  “她来了?”胤禛刚做出想要坐起来的动作, 就有丫头动作轻柔, 扶起了胤禛, 在他的后腰放上了软垫让胤禛可以直起身子。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  房门开了一个小口, 胤禛在屋内听到吱呀一声响,李筠婷穿着烟红色滚银边披风,披风上绣着精致的怒放红梅,李筠婷顺手把披风交给了侯在一边的丫鬟手中。

  “娘娘。”丫鬟袅袅娜娜行礼,齐妃娘娘在圣上的心中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,这些年她们亲眼见着,对待齐妃娘娘的时候,圣上会格外柔和。

  胤禛听着花盆底踏在地砖上铎铎的声响,她的脚步声如同踏着声乐一般,胤禛见着李筠婷蹲下身子,让她起身之后,对着她招招手,“坐。”

  李筠婷见着胤禛的手势,敛衽坐在了床塌边,胤禛看了丫鬟一眼,静悄悄所有人都下去了。胤禛被靠着软垫,看着红烛把她略显得苍白的脸染上了颜色,“刚刚想着弘盼,便见着了你。”胤禛说道,他的声音又小又轻,却是一贯的柔和。

  李筠婷看了一眼胤禛,垂下眸子,目光落在了胤禛握着的她的手上,在雍亲王府的时候,他少有这样温情的时候,刚登大宝同样是如此,等到过了雍正五年,朝堂安稳,日子比一日好,他待自己也是越发柔和。与之相反的则是对待后宫其他人的淡漠,与皇后乌拉那拉氏的敬重和相敬如宾。

  李筠婷看着胤禛的时候,胤禛也看着李筠婷,拇指滑过她的手背,“华然,没有过来?”

  “她并不在宫内。”李筠婷说道,“前天送回去,听说在家里贪玩,着了凉。”

  胤禛咳嗽了一声,李筠婷从袖笼里递出手帕,胤禛拿着手绢按了按嘴角,“前些日子的一场瑞雪,下得真好,来年又是一个丰收年。”农为国之根本,俗话也说民以食为天。

  空气之中是炭火燃烧的噼啵声,寒冷冻得人仿佛脑子都转得慢了许多,胤禛上前,嘴唇柔软湿润,印在李筠婷的面上,李筠婷的右脸颊感受到胤禛嘴唇的温度,“我老了,你也老了。”不等着李筠婷回答,便伸手摸了摸李筠婷的面颊,“茜儿,我有预感,我的时间不多了……”

  李筠婷沉默一阵,抬眼看向胤禛,说道:“我陪着圣上。”

  胤禛的眉头先是舒展开,继而又是死死拧起,“你?”

  “我的身子,我清楚。已是衰败之相。”李筠婷说道,从胤禛那里得到的真龙之气,于她修行有益,那药丸就用的格外快,去年的夏天用了倒数第二枚之后,便只剩下一枚,她压着自己的境界,只等到胤禛薨了之后,服用最后一枚药丸。

  胤禛听到了李筠婷的话,一阵沉默,其实李筠婷在上一次请平安脉的时候,他便知道了这个消息,甚至大为惊奇,毕竟李筠婷容貌衰老了些,却从未生过病。

  “我这身子,陪着你,也算是了却了因果。”李筠婷说道。

  因果两字,让胤禛有些糊涂,他却听到了陪着你三个字,心中有些感动,李筠婷的平安脉出问题的时候,也正好是他身子不大利爽的时候。

  “有茜儿陪着我便好。”胤禛伸手抚着李筠婷的手背,心中想着黄泉路上也不孤单。

  李筠婷只是笑笑并不答话。

  “在人世间,和茜儿的缘分虽然断了……”

  李筠婷听到胤禛的这句话心中一喜,后面的话,竟是没有听到。李筠婷心弦一松,这尘世间,用了李雅茜的身子便要还她的因果,等到胤禛薨了之后,自然也就算是了断了因果。

  “茜儿?”胤禛开口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弘盼是个好孩子。”胤禛开口说道,“我这个位置也做够了,也该他坐了。”

  李筠婷的目光里的惊讶取悦了胤禛,胤禛摸了摸李筠婷的鬓发,说道:“你也做了一辈子的齐妃,等到……让他给你拟个封号。”

  “都是些虚名了。”李筠婷说道。

  胤禛笑了笑,想要说什么,咳嗽了起来,撕心裂肺地咳嗽,丫鬟们鱼贯而入,在最前面的便是苏培盛,跟着发须皆白的太医,李筠婷侯在一边,接着听到胤禛附耳对着苏培盛说了什么,便见着苏培盛弓腰笑着说道:“娘娘先请回吧。”

  苏木紧紧跟在李筠婷的身后,李筠婷想到了胤禛的病,接着想到了自己同诸人的因果,她的这些丫鬟之中,同她羁绊最深的便是苏木,当年也是因为自己的事情,耽搁了苏木,既然自己要了结尘世的因果,苏木也要送出去。

  “我这一生放不下的人并不多。”李筠婷说道,“弘盼那孩子,我并不担心,他是个有主意的,可是你,我想这个世间对女子多苛责,就算是弘盼有心改变,一时半会也难以见成效。”

  “娘娘。”苏木的眼神有些茫然,她跟着李筠婷了太久,想到没有李筠婷之后,有新的生活,除了有些茫然,更是有些惶恐。

  李筠婷点了点苏木的额头,“我少不得替你谋划出路,我看你和华然那个小丫头有些缘分,照顾她可好?不过,华然今后也是在宫中,你要是……”

  “这样就很好。”苏木说道。

  李筠婷拍了拍苏木的手背,“咱们主仆一场,你觉得好便好。”在华然被送到她身边的时候,她便有这样的想法了。

  苏木舒了一口气,能够照顾华然,也是很好,华然在宫中,除了黏着李筠婷之外,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