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全文完

作品:我的前任继兄|作者:五叶昙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2-05 20:19:51|下载:我的前任继兄TXT下载
  番外二

  明禾进来之后云氏和朝云郡主就一直在打量着明禾。

  明禾小小年纪, 定力却十分好。

  她察觉到了云氏和朝云郡主打量自己的目光, 却只作不知,唤了一声“母后”,就径直走到了阿晚身边。

  阿晚就对云氏和朝云郡主笑着道:“这是本宫的长女明禾。明禾,这位是河西王妃和河西王府的朝云郡主, 还不见礼。”

  以身份论, 自然是明禾更为尊贵。

  云氏带着朝云给明禾见礼。

  明禾也认真回礼道:“见过河西王妃娘娘。”

  她不过七八岁,此时认真点头回礼的样子却已带了满满皇家贵女的清贵和骄傲。

  明禾和阿晚长得像,云氏看她这个样子不由得就想,也不知阿晚这般大年纪时是不是也如此模样。

  这样想着,看着明禾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慈爱。

  阿晚伸手给明禾理了理她身上的披风, 笑着道:“明禾, 你平日里不是总念叨着想要再回北疆看看,去大漠和草原骑马射箭吗?朝云郡主自幼就是在草原和荒漠长大, 你带她去骑射场玩玩, 一起比试比试吧。不过可不许调皮。”

  明禾眨眨眼睛, 一改刚刚回礼时认真有板有眼的样子, 笑嘻嘻地应下了, 然后就走下了台阶邀请朝云郡主一起出去了。

  ***

  明禾和朝云郡主离开, 阿晚示意让殿中的宫人都退下,就笑着对云氏道:“王妃娘娘可是有什么话对本宫说?”

  云氏先前看到明禾神色异样,对着自己欲言又止, 显然是有话想说的。

  她对这些都无可无不可。

  如果云氏心底有心结, 有缺憾, 她也愿意开解她。

  云氏看着阿晚。

  此时阿晚的眼神无懈可击,温柔平和,亲切安然,绝无半丝怨责。

  可正是因为她这样的眼神反而让云氏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

  她默了好一会儿才道:“娘娘,您可知那些旧事?”

  阿晚没有否认,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很多年前就已经知道了。当年文德帝想将公主嫁予陛下,曾几次对我下手,那时形势,我亦觉得陛下娶了公主可能对赵家更有利,就不愿意跟随陛下去北疆,陛下便将身世告知了我。那时我若不跟随陛下去北疆,想来不想入宫就得死的,就算是死了,都还可能连累陛下和赵家。”

  她说的平静淡然,但云氏也是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,自然听得出其中的煎熬和惊心动魄。

  她心中难受,道:“那,你可曾怨过臣妇,怨过你父王?”

  可是她问完这句话,再看阿晚平静的面容,突然觉得这句问话着实没什么意义。

  阿晚笑了笑,道:“不曾。”

  如果她没有前世的记忆,或许她会怨恨。

  可是她有前世的记忆,知道她阿娘是真的疼爱她的。

  只是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,前世的时候她阿娘爱她胜过一切,但今世她们早早分开,她阿娘有了她父王,有了朝云,和她没有了相依为命的相处,也就没了前世那么深刻的感情。

  在这一世,她阿娘生命中更重要的是她的夫君河西王,还有在她身边长大的小女儿朝云。

  阿晚曾经因此心里苦涩难受过,但却还不至于怨恨。

  云氏怔怔看着她。

  心里有苦涩划过。

  她看着她的眉眼就知道她说的并不是虚话。

  她没有怨恨,是因为她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缺憾,她对自己,对她的父王没有感情罢了。

  女儿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,她幼时的事情虽然已经遥远,但仍然深埋在她的心底,从来没有忘记过。

  云氏苦笑了一下,眼中有些泪影,道:“陛下待娘娘甚好,臣妇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阿晚“嗯”了一声,笑道:“知道王妃娘娘过得很好,本宫心中也甚慰。”

  云氏看着这样的阿晚,听着她平和的说出这样的话,她几乎有些说不出口替郑灏求娶明禾的话。

  毕竟没有一个母亲会希望自己的女儿远嫁。

  但她来前受过自己丈夫的反复叮嘱,也知道求娶明禾对河西王府的重要性,所以最终她还是开了口。

  她道:“娘娘,臣妇此番来京城,还有一事想求娘娘。”

  阿晚静静看着她。

  她硬着头皮道,“臣妇想替孙儿郑灏求娶明禾公主。”

  阿晚听言并没有半点意外和诧异,显然这事她怕是早就听说了风声。

  她看着她慢慢道:“王妃娘娘,您知道,您这一生,因为您的身份,您夫君的身份,一生都陷在了一个漩涡之中,苦苦挣扎,九死一生,儿女都不能保全。”

  而你现在得以光明正大的成为河西王妃,能够走出来,只是因为你是我的生母罢了。

  不过这句话她没说,而是续道,“而本宫,也因为自己的身世,历经过很多苦难,是有人用性命,用一生的厮杀换了我这一命,这一世的安稳。也才能让本宫得以在这里,能够和王妃娘娘说上几句话罢了。”

  “所以,我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,再陷入这样的处境当中,让她的后半生因为身份在重重的政治阴谋中挣扎,经历她的母亲所受过的一切呢?更何况,王妃娘娘有河西王,本宫有陛下,明禾她,又为了什么要去蹚这样一趟浑水呢?她父皇和本宫都不会为了任何人任何事,牺牲她的。”

  云氏的脸色煞白。

  她想说,她和王爷都会护着明禾,他们保证,郑灏也会对她好......可这些话,真的很苍白。

  河西王府和朝廷的关系,并不曾因为改朝换代而改变过。

  她知道她丈夫求娶明禾,也不过是出于政治考虑罢了。

  ***

  “皇后娘娘。”

  阿晚正在和云氏说着话,就有小太监匆匆过来景秀宫,满头大汗地禀告道,“皇后娘娘,骑射场发生了意外,朝云郡主和公主殿下的马突发狂症,梁世子和郑世子制服了公主殿下的马,但朝云郡主却堕下了马,现在太医正在蓝云殿救治。”

  阿晚和云氏都是面色大变地站起了身。

  小太监忙又道,“不过还请皇后娘娘放心,朝云郡主掉下马之时旁边有侍卫救护,应无性命之碍。”

  阿晚和云氏哪里还顾得上他再絮絮叨叨说什么,匆匆忙忙就赶去了骑射场最近的蓝云殿。

  她们刚到蓝云殿门口就见到了在门口明显是候着她们的明禾。

  明禾看到她们过来就迎了上来,此时云氏看到她不过是看了她一眼,脚步都未停的继续往殿内走。

  可阿晚却是拉住了明禾,道:“曦儿,可有受伤?”

  明禾是封号,她真正的名字却是赵曦。

  明禾摇头,笑道:“母后不必担心,曦儿无事。朝云郡主也无事,不过是些小伤罢了,只是可能受到了些惊吓。”

  阿晚这才放下心来,拉着明禾进了殿中。

  朝云郡主的确无大碍,但受的伤其实也不止是小伤,还是伤了些筋骨的。

  阿晚和云氏去到蓝云殿之时,朝云郡主躺在床上,面色惨白,

  她一见到云氏,眼泪就“刷”一下流出来。

  她此时真是又痛又怕又委屈。

  而她旁边还立着河西王世子郑灏。

  郑灏见到云氏就跪了下来,道:“祖母,都是孙儿的错,孙儿没能救护姑姑,万死难辞其咎。”

  云氏看着他尚未来得及说什么,阿晚身旁的明禾就道:“还请王妃娘娘不要苛责郑世子。郑世子当时的确就在朝云郡主身边,但他也是为了救本宫,这才未能保护朝云郡主的。若说有错,其实这次都是本宫安排不周,这才令得朝云郡主受伤。”

  说完又对跪着额上已经冒出汗的郑灏笑着“宽慰”道,“不过郑世子当时离朝云郡主更近,下次再有这样的事,还是应当保护朝云郡主的。本宫身边有梁哥哥,还有我父皇安排在我身边的护卫,只是马儿稍微发狂,还是伤不到本宫的。”

  云氏听完面色真是难看至极。

  这之后一直到她离开京城回西疆,她都再未与阿晚提及求亲一事。

  郑灏自幼就养在了云氏身边,她自己无子,一直待这个孩子如同亲生。

  郑灏比朝云只小两岁,两人自幼一起长大,感情深厚。

  可是在生死之际,郑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明禾公主而舍弃了朝云。

  河西王府除了她和王爷,没有人知道她另有一女,只以为她只得朝云一女。

  郑灏明明知道朝云对她的重要性,可是他还是可以毫不犹豫地弃了她而选择明禾公主。

  难道他对明禾真有什么感情吗?

  呵。

  而那一刻,云氏也知道,别说什么外孙女,说什么弥补,在她心里,明禾在她心目中根本不及朝云的万分之一。

  如果要死,明禾死了,她最多会想起来难过一下。

  但朝云却是她的命。

  而朝云堕马一事,在她看到明禾脸上的笑容之时,直觉就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明禾一手安排的。

  她小小年纪,手段竟然就已经狠辣至此。

  一石二鸟,当时不管郑灏是选择救朝云还是救她,这门婚事都是一定成不了的了。

  救她,就是现在的局面。

  可若是郑灏救朝云而舍她,皇帝还怎么可能让她嫁去河西王府?

  云氏真是想不到,为了不嫁去河西王府,她竟就能下此毒手。

  万一朝云摔死摔残了呢?

  云氏简直不敢想。

  她这一招,可是在每个人心中都插进去了一根刺,原本所有和谐的关系全部被她划出了一道抹不去的裂痕。

  她才七岁。

  人心却算计得如此精准。

  这样的女子,她无心嫁,河西王府,又如何能娶,如何敢娶?

  ***

  这一晚,阿晚自然狠狠地教训了明禾一顿。

  她自幼调皮,但阿晚却还从未这般重地训斥过她。

  明禾不服,道:“她不过就是摔伤了点皮肉,能有什么事?说什么从小在大漠草原骑马长大,她那骑术连我都比不上,真娇气得什么似的,母后干嘛这么生气?”

  阿晚气结,这事重点是在这里吗?

  她再欲说什么,却是被赵恩铤给拦住了。

  赵恩铤示意明禾赶紧离开,就劝阿晚道:“晚晚,明禾她是公主,心眼多一点并没什么不好,毕竟我们也不能护着她一世。而且她此事,其实方方面面都考虑周全了,并不会伤到朝云郡主。”

  后面的侍卫可不是吃素的。

  就是现在朝云郡主受的“伤”,也是侍卫精准算计过后让她受的伤。

  阿晚叹了口气。

  她当然知道。

  只是以后,河西王府的关系怕是不能和谐了。

  那到底是她阿娘,是她妹妹。

  赵恩铤太了解她,自然知道她心里想什么。

 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,道:“不过就是小小的一件事,就起了裂痕,那这关系,也不过就是表面太平而已。不是今日之事,明日亦会发生他事,还不如早点面对早作防范,好过他日真的伤及根本。”

  这道理其实阿晚也知道。

  她看他一眼,叹了口气,轻哼了一声,道:“明禾和烨儿他们真是跟你一个样。”

  赵恩铤笑,道:“这有什么不好?而且,明禾不是长得跟你一样?你看,她都是继承我们的优点,不是挺好的。”

  阿晚气得冒烟,这什么意思?

  他的意思是说她只有相貌这一个优点吗?

  赵恩铤当然不敢是这个意思。

  因为这个口误,不知费了他多少甜言蜜语才哄好阿晚,但就这样后面也被她记恨了好几年......

  不过这么一打岔,好歹把阿晚心中的怅惘给抹平了不少。

  赵恩铤搂着阿晚,拍了拍她,嘴角扯了扯。

  谁的妻儿,谁护着呗。

  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古言新文《重生后前夫篡位了》已经开文,求收藏支持哦:

  明舒本是公主之女,国公府嫡女

  前世她被人害得流落乡野,一世流离,最后更是被人毒杀在自己亲生母亲的坟前,好作为堂妹嫁给当朝摄政王的踏脚石。

  因为,所有人都知道,她是暴戾嗜杀的摄政王心尖子上的人。

  重生归来,她要让那些人把占了她的东西全都吐出来,

  不过做这摄政王前夫心尖子上的人,还是算了。

  只是,一转眼,前夫篡位了,还不肯放过她,怎么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