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三八八章 香气空灵通百骸 外表黑炭藏金黄

作品:负鼎|作者:白鳞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1-02-24 07:17:31|下载:负鼎TXT下载
  虽然金啼江心中急迫,但仔细想想这黄酉说的倒也没错,自己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就算是上路也是有心无力,倒不如暂时养足精力恢复起来。既然天色不早,他也再没强撑,老老实实坐了回去。

  没多一会儿,院中便飘来了一阵笑声,只见贾猎户端着几盆东西走了进来:“时间长没有起灶,这些东西都是找街坊临时凑的,看上去确实有些不搭调,二位兄弟就请凑合凑合吧!”然后他又一脸得意的指向盆中,神神秘秘说道:“不过这可是好东西,一般人想尝都尝不到!”

  黄酉与金啼江见到这贾猎户一脸骄傲,也是好奇的看了过去,却只见这几个盆中都是黑乎乎的一团,先别说卖相好不好,恐怕连卖相都谈不上。

  “老贾,你这…这一坨一坨的是什么东西?”金啼江探手敲了敲盆中的物什,感觉像是击打在石头上一般,只是其中传来的一阵闷响,证明着其中或许内有乾坤。

  “嘿嘿,二位兄弟打开看看便知!”这贾猎户见到二人一脸疑惑,也是得意非常,仿佛硬生生从刚刚自己的尴尬处境当中找回了一分面子。

  “有趣有趣!我倒是要看看你卖的什么关子?”黄酉闻言也是来了兴致,将单手放在这黑乎乎的“石蛋”之上,也未见他怎么动作,这“石蛋”表面却忽然出现了道道裂缝,哗啦一声散落开来。

  先前这黄酉的“十蛟出海”金啼江可是看在眼里,可惜当时自己状况尴尬不能看的仔细。可如今这黄酉当着自己的面又露一手,自己却还是没能看清其中门道,也只能来得及赞叹一声:“好…好手段!”

  那贾猎户听闻一声好,还以为是金啼江发现了内中乾坤,刚准备解释起来,却发现后者不过是在赞誉旁边这人的出手,也是面色一阵失落,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机还没得逞,就再次被人抢了威风。

  “雕虫小技而已…”黄酉嘿嘿一笑,也是连忙用另手托住石蛋。待他将手上的碎屑抖尽,却感觉手上一阵炙热无比,也是连忙将这物放了下来,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两个巴掌大小的油纸包裹。

 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询问此为何物,却是忽然闻到一阵奇异的清香从其中缓缓飘来,这种香味沁人心脾,一入鼻腔便感觉到它的空灵之感,七窍百骸瞬间被其填充起来,让人通体轻盈。

  “这…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金啼江虽然腹中空虚,却也没到饥饿难耐的地步。此时被这种清香从自己的体内扫荡一遭,却似被其腐蚀了五脏六腑,颈下腰上瞬间只剩下了一道空壳!若是将这“空壳”带入溯源之门,怕是连那混沌都要当心被其吞噬,畏惧三分!

  腹中本来的轻微作响,几乎瞬间成了雷鸣翻滚,若不是仍有一丝理念存在,他甚至能将这油纸包裹一同塞入腹中。

  黄酉虽然没有金啼江的感觉剧烈,但心中已有些期待起来,手上一扯便将这圈油纸包裹的东西转起圈来,眼看着油纸散去,其中的内容即将显露出来。

  “黄酉兄!抱歉了!”可还没等黄酉仔细看清大概,就见一道黑影闪过,油纸包裹里面的东西还未等现出原形就进入了金啼江的手中,被后者毫无雅观的撕扯起来,眨眼就将其变成了一堆碎骨,只剩下旁观二人面面相觑。

  “哈哈哈…贤弟还真是好胃口啊!”黄酉见到金啼江吃起东西毫无大家架子,也是哈哈笑道。

  “呼…”金啼江长出口气,也是发觉了刚刚自己的冲动行为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二位,失礼了!实在是这味道太过诱人,让我有些控制不住啊!”

  “嘿嘿…兄弟喜欢便好,喜欢便好,我那灶子里还温着一些,尽管放开了吃罢!”贾猎户见状终于笑逐颜开。

  因为急切的空虚已被填补,脑子也清醒过来,金啼江为了“谢罪”,便自告奋勇的将石蛋揽了过来,要弥补黄酉的损失。

  因为先前的举动已经见到,所以再无特殊,金啼江便直接快进到了打开油纸的步骤,空气中那种残留的余香也再次浓郁起来,又惹得金啼江的腹中一阵咕咕乱叫。

  毕竟他刚刚那般狼吞虎咽,哪里来得及仔细品味,如今只能凭借唇齿之间的残留香气,稍稍缓解心中的渴求。

  这油纸刚一打开,室内便如同有香雷炸响,惹得几人眼中一阵迷醉,毛孔也是贪婪打开,生怕将眼前的香气泄出半分。等到终于将眼前这虚无缥缈的香气掌控,几人才将目光落入了眼前的“作俑者”上来。

  油纸当中包裹着的,是一只色泽金黄的野禽,不过因为这贾猎户将其处理的十分干净规整,第一时间倒是无法判断出是何种类别。不过此时关键不在于此,二人也没在此多做计较,急忙探手分食起来。

  也许是因为这食材属于野生,虽然看上去通体油光,但肉质竟然紧绷无比,没有一丝臃肿,所以口感自然不沾半点肥腻。而且此物肉质又不像寻常烹制时,会出现部分干柴发硬,每一块都是鲜嫩无比,仿佛刚被琼浆浸泡一番,但是却又不会流出半点多余油脂。

  二人一边吃着,一边称赞不断,暗道这贾猎户虽然看上去虬髯粗犷,但倒也的确有几分手艺傍身!尤其是吃到后来,金啼江这野禽撕成两截,一种熟悉的味道再次传来,只见这野禽的脏腑已经被完全掏空,其中填充的竟然是他刚刚服下的那种药草。

  看到此处,二人也是恍然大悟,了解到此物的味道巧妙原因何在?这一来是贾猎户将此物包裹严谨,受热均匀,二来就是这填充的草药当中的湿气将肉质熏染,香气完全浸入了肉质当中。怪不得这贾猎户回来时身上带了那么多的药草,如今看来,这老贾倒是还挺会享受。

  见到二人的满意模样,贾猎户当然也没吝啬,眨眼的功夫三人便将灶中石蛋变成了一地残渣。

  “实在抱歉啊老贾,我们这一来好像把你的家底儿都给掏空了,这个请你收下吧!”金啼江满足的长出口气,也是忽然探手从怀中取出钱袋。

  “兄弟你这是做什么?”老贾见状眉头一竖,连忙握住了金啼江的手腕推了回去:“俺可是念在你们与这猎犬有缘的份上才留你们做客,赶紧收回去,莫要让俺看不起你!”

  “这…好吧。”金啼江见到贾猎户面色坚决,也只能将钱袋收了回去。

  “这才对嘛!俺这些野味,草药,柴禾可都是白来的!本来俺自己享用也是浪费,如今有人陪着解闷聊天便已极好,若是要你们的钱,被这狗东西知道了肯定会向我抱怨…”贾猎户哈哈一笑,指了指外面的几条猎犬玩笑道。

  然后他又面色一沉,叹气一声:“可惜俺外出打猎需要保持警觉,家中没有好酒与二位好好畅快一番!真是遗憾至极!”

  “老贾不必叹气,我已经戒酒许久,就算是有酒恐怕也不能陪你尽兴。”黄酉闻言苦笑一声道。

  “真是巧了!我这次外出有事在身,也是…不能饮酒的。”提到酒字,金啼江念起了那“深闺怨”,不由得也是叹气一声。

  “咦?真是奇了怪了!俺可记得有句话讲到:酒肉不分家!寻常人士提到好酒都是两眼放光,怎么听你们的语气,好像此物乃是穿肠毒药一般?”

  “唉…实在是家中那母老虎有孕在身,若是知道我在外事没办成还要胡吃海喝,回去怕是要生撕了我…”虽然黄酉口上称呼凶悍,但眼中却是爱意浓浓。

  “哦…这倒是可以理解…”贾猎户点头如捣蒜,对黄酉的话十分赞同,然后又转头问道:“那你呢?看你年纪应该不大,难不成也有了家室困扰不成?”

  “这倒不是…”细节事情,金啼江自然不能如实道来,但是一时间又不知如何解释。正在他要开口找个话题的时候就听见黄酉开口笑道:“我这贤弟可是腼腆的很,心中早就有了念头,只是还没付诸行动罢了!”

  “这可使不得啊,年轻人!俺毕竟过来人,姑且和你托大一句。这种事情万万不能犹豫,一旦下定决心就要放手去做,就算最后失败也没有关系,大不了就是从头再来嘛,可千万不能留下遗憾!这遗憾二字你别看说来简单,若是被它在你心中生根发芽,指不定哪天就会成长为你的梦魇,就算你能勉强控制,也不能避免他何时分出杈来,在最关键的时刻成为你的绊脚枝!”

  虽然这贾猎户不修边幅,虬髯粗壮,但说起大道理来倒是头头是道,仔细琢磨下去倒也有几分道理。虽然屋中看上去杂乱无比,但不明显处也有几个摆设被擦拭整洁,金啼江便猜到这虬髯汉子也有故事,不过这毕竟是个人隐私,既然后者没有开口,他也没有追问的打算。

  “老贾所言确有道理,啼江必将牢记于心!”

  喜欢负鼎请大家收藏:()负鼎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kbwa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