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055

作品:小月光|作者:芸生生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09 16:49:42|下载:小月光TXT下载
  047

  两天后, 《夜火》宣传会转战南城,作为陆亦修和陈应月公布恋情之后的首次合体,这次宣传会备受媒体期待。不等演员进场,会场已经挤满了山海似的人潮。

  为避免引发骚动,同时也为保护陈应月着想, 陆亦修决定与主演先行上台热场。

  在幕后等待时, 有个身材圆润的男人指挥着场景布置, 擦过陆亦修身前。他憨厚的相貌, 粗狂的眉眼, 与陆亦修印象中的某个人恰好重合。

  陆亦修微眯着眼打量那人, 又侧过脸跟田悦对话, 而田悦正是整个会场从布置到宣传的主办人。

  “他怎么会在这儿?”

  “哪个?”田悦错愕抬头,顺着陆亦修的目光望过去, 才看见了在墙角处指挥的男人:“哦……你是说沈亮啊?”

  “嗯。”陆亦修略一皱眉:“我对他有些印象, 小月亮的前相亲对象, 差点还定亲了。”

  田悦托腮:“还有这渊源?”

  陆亦修弓下身, 抱肩问她:“所以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?”

  “随便……”田悦打了个磕巴:“随便找的包工头而已。”

  “真的只是包工头?”

  “不然还能有什么?”田悦耸耸肩,跟陆亦修探手表示无奈。

  可陆亦修并不认为这样。田悦接洽人员众多, 一个随意找来的包工头, 田悦又怎么会放在心上, 甚至信口就说出了他的名字。再者, 沈亮这个名字, 他曾经也是跟她提及过的, 她不至于不知情。

  不远处, 沈亮俨然注意到了田悦与陆亦修的目光曾多次流连到他那儿。他起了心思,憨笑着走过去,准备跟两人打个照面。

  田悦背对着沈亮,俨然没察觉到他的靠近。反倒是正对着的陆亦修,饶有兴致地瞄了跟前的来人一眼,压低声音跟田悦说:“是不是你说的那样,待会就有定夺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田悦一脸懵,正想追问,身后沈亮的一声招呼把她吓得弹了一下。沈亮说:“陆影帝、田小姐好久不见。”

  陆亦修唇角微勾,笑笑:“好久不见。”

  过去发生的那些事儿,让沈亮在陆亦修面前觉得浑身不自在。虽然打从走过来那刻起,他就想跟陆亦修好好攀关系的,但看陆亦修这么冷淡且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,他反倒有点害怕,担心陆亦修趁机打击报复。沈亮拘谨地抱起拳,来回晃了晃,他咧嘴笑着,但笑里全是谄媚:“看到您跟应月公布恋情了,真是恭喜了。”

  陆亦修不咸不淡地回了句:“谢谢。”

  场面明显的尴尬,沈亮察觉陆亦修对他的抵触,也就识相不再跟陆亦修多嘴。他转头朝向正主田悦那边,见陆亦修在场不好意思,他故意走到一边跟田悦齐肩,才压低声音,开门见山:“那个……田小姐,有个事情想跟您商量……”

  “等大会结束吧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沈亮连抓好几下脑袋:“前头打电话给您秘书,您一直没空,今天碰着您,就想跟您说说……”

  田悦怕他说漏嘴,着急把他往一边推。可偏沈亮暴发户出身,一点看不懂眼色,声音也来不及收了,一股脑地扯开嗓子:“上半年会场施工的钱还没结清,我们也合作两年多了,您看这笔款?”

  沈亮多说多错,田悦赶紧摆摆手:“这个月一定付。”

  “好嘞!”

  得到答案的沈亮,满心愉悦地继续搭建舞台去了。

  田悦深吸一口气,仔细回忆起沈亮不多的几句话,自觉没啥纰漏,就准备去忙别的。没想到还没迈开一步,就被陆亦修给拦住了。

  “等等。”陆亦修眉头浅皱:“或许你是不是该跟我重新解释下,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“刚才不是说了嘛,南城的包工头而已嘛。”田悦随口回应。

  “可听沈亮的口气,你们合作两年了。”

  “或许是底下人安排过吧。”

  “可两年前的时间节点,或许敏感了些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田悦结巴了。

  陆亦修趁机追问:“两年前我和陈应月分开时,沈亮也在场,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
  他越问越深,田悦眼见答案即将呼之欲出,也不敢再隐瞒。公事多年,田悦了解陆亦修的性格,他向来爱憎分明,要是自己再故意隐瞒,怕是会影响两人今后的信任。

  “算了,跟你说实话吧。”田悦搓了搓手,往周围环顾一圈,确认陈应月不在场,才和盘托出:“两年前,沈亮咽不下陈应月跟你有染的那口气,故意设计让陈应月情绪崩溃,说出那些伤人的话,甚至让你们分道扬镳。可那天你离开后,陈应月担心沈亮怒气上头,会把你和她的关系抖露出去,甚至是诬陷你、害你今后前途。所以,她转头就联系了我,让我去摆平沈亮。不过话说回来,沈亮说到底也就是个暴发户,好摆平,我随手把几个场地上的工程项目包给了他,没想到他这小子办事比谁都利索,而且口风还紧,至今也没抖出一句。”

  她话音未落,陆亦修就打断了她,语气灼热:“当天我离开后,她联系了你?”

  田悦叹了口气:“是啊,她嘴上说恨极你,厌恶你的家庭。可背过身来,她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你。”

  陆亦修眼底的戏谑在一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冷静的沉默。他深邃的瞳孔里不见喜怒,唯有幽深的、无法辨识的情愫。

  相识多年,田悦头一回见到他这样的神情。她说:“仔细想想就知道,她要是真恨极了你,又怎么会在转头分开后,还惦记着你的安危。小月亮这傻姑娘,铁定是怕你知道真相后难做,才故意出了这么一个想法,索性让你对她失望。不过还好,即便是那两年时光,你也从来没想过放弃她。”

  田悦感慨的拍了拍陆亦修的肩,她用了力气,声音闷闷的:“她啊,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