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051

作品:小月光|作者:芸生生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09 16:49:42|下载:小月光TXT下载
  043

  拿到私家侦探递来的照片, 林艳琼兴奋地往桌面上一甩。

  与此同时,陆亦修和陈应月所有拥抱的、接吻的照片,都悉数展示在了面前。

  私家侦探抬了抬墨镜,“这是我一个月内跟拍陈姓编剧的所有照片。”

  “干得好。”林艳琼点了根烟,深吸一口:“我原本倒只想让你拍些她在业内的把柄, 没想到反而牵出这么大的事儿, 妙妙妙, 真是非常秒。”

  “那林小姐……我的费用?”

  “放心, 我会给双倍。”林艳琼凑近私家侦探, 把烟圈吐在他脸上:“另外, 我再提点你个商机。把这些照片影印后, 送到八卦杂志社。我保证,你会拿到比这次拍摄更多的钱。”

  私家侦探一听有更多费用, 墨镜后的眼睛都在放光, 连连跟林艳琼道感谢。

  待私家侦探走后, 林艳琼瞟了一眼桌上四散的照片。

  她目光里透露着凶险:“陈应月, 你不是想搞死我吗?现在有了这些照片,不止你, 连同陆亦修我都会一个不落的统统把你们碾死!”

  *

  下了发布会, 陆亦修当真实现了他的诺言, 把陈应月压在身下, 收拾了一整晚。结束之后, 陈应月只觉得骨架子都快散了。她累极了, 没来得及洗澡, 倒头就睡着了。

  原以为工作结束,是个能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周末。

  没想到田悦半夜三点多来的那个电话,直接把梦想终结了。

  她睡得很深,以致于手机响了三回才听见的。

  来电显示是田悦,陈应月没当一回事儿,见陆亦修还沉沉睡着,躺在床上懒得动,随手就接了起来。

  刚接通,田悦就语气急躁地吼了一声:“小月亮,出事儿了!”

  田悦向来淡定从容,能让她这么紧张,陈应月知道必定是有大事。思及至此,瞌睡去了大半,担心吵醒陆亦修,她小心翼翼地翻开被子,下床之后走到阳台,轻声阖上阳台门。

  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  田悦说:“我刚从八卦杂志社那儿拿到消息,说是有个私家侦探拍到了你和陆亦修的亲密照,准备放上明天的娱乐头条。”

  “私家侦探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所以……他是要钱,还是要名?”

  “要钱。”

  “那出钱摆平不就得了。”

  陆亦修和陈应月在一起那么多年,没少被拍过,早就明白偷拍这事儿,要么是为了钱,要么就是为了借陆亦修博流量。博流量的不好对付,但要钱的,就好打发多了。

  然而,田悦却给了她否定的回答:“私家侦探要钱倒是好摆平,可他背后的林艳琼不好摆平。”

  “林艳琼?”陈应月蹙眉。

  “是啊。”田悦说:“是她授意私家侦探给八卦杂志的。我八卦杂志的内线告诉我,说是这回林艳琼既不要钱又不要名,就是一个劲地要把这事儿捅出去。即使私家侦探愿意收封口费,林艳琼也会亲自站出来爆料。到时,她会把消息发到多家杂志社了。一旦杂志社多了,局势就无法被我操控了。”

  夜风吹进袖管里,向冰渣在扎着皮肤。

  陈应月打断她,“那你觉得呢?”

  “看你们俩的想法吧。”田悦叹了口气:“以我职业经纪人的角度而言,艺人公布恋情,会造成粉丝的缩减,对艺人不利。但如果以朋友的角度来说,你俩都不小了,公开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”

  陈应月沉声:“你最多能拖延多久?”

  “明晚8点前。”

  “了解。”

  *

  挂断电话后,陈应月翻来覆去都没能再睡着。闭上眼,她眼前全都是忖度这两种结果优劣的报告分析。她忽然觉着,从前一个劲地抵触和陆亦修公开,像个咸鱼一样任人宰割,任由事态发展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可偏偏现在能选择、也有立场选择的时候,心却乱了。

  不到早晨五点,陆亦修就听见她窸窣的穿衣声,问她去哪儿。

  她低头吻了他的脸颊,假装镇定说,出去买早饭。

  然而,出门之后,她就立刻打电话给了林艳琼,约在华映楼下一家西餐厅见面。

  林艳琼比陈应月后到,见到陈应月眼下那两团因熬夜产生的眼圈时,林艳琼忍不住得意大笑:“陈应月没想到吧,这回被我抓住把柄了。”

  “你想要什么?”陈应月单刀直入。

  “你真聪明,我确实有想要的。”她入座,笑容诡谲:“我想要你和陆亦修身败名裂。”

  陈应月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,就凭你这一招,能让我和他身败名裂?”

  林艳琼却不答,反而将手按在桌上,探过半个身子,眼神凌厉地望向陈应月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愿意过来吗?我就想用你当初害我的方式,让你知道,得罪了我林艳琼你绝别想好过。”

  “不见得。”

  陈应月从容地切下一块白面包,送进口中:“陆亦修背靠聚立集团,势力有多大你也是知道的,碾死你就跟碾死蚂蚁一样简单。听说现在还有小成本的电影找你编剧,还算能苟延残喘。以后,要是得罪了陆亦修团队,恐怕你最后那口气也要断了。”

  “陈应月!”

  林艳琼倒还是有三分清醒的,陈应月的分析不无道理,她听完真有点儿害怕。

  陈应月知道,对于林艳琼这种敌人,恐吓足够。她拎起手包,粲然一笑,说了声“告辞”就要转身离开。

  待她刚走出卡座一步,就听见身后的林艳琼爆了句粗口,说:“都怪陈娜那个狗东西!”

  陈应月脚步一顿。

  当初诬陷抄袭事件,陈娜和林艳琼分明是在一个阵营的,照林艳琼现在这语气怎么像恨极了她?陈应月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她折返回去,问她:“什么意思?”

  林艳琼讥笑:“要不是她临时骗我说《与你有关的两三事》比我准备的原定剧本调色盘更容易坐实你抄袭罪名,我才不会把预定发布出去的新闻换了。”

  “所以说,当初你想用来栽赃我的是另一个剧本?”

  沉浸在愤怒里的林艳琼,显然没发现陈应月在套她话:“没错!要不是陈娜当初一个劲地跟我说《与你》最容易坐实抄袭,我才不会让她改新闻。都怪我听信小人之言,我打死都没想到,你和陆亦修居然会是《与你》的作者,而且他还会出来给你站台。要是当初用了我原定的剧本,现在被打压的人,就不会是我,而是你陈应月!”

  “是陈娜提出的用《与你》栽赃我?”

  “要不然呢!”林艳琼狠狠砸了记桌面:“陈应月你是不是早就跟陈娜结成一个阵营,故意用自己写的小说给自己佐证,里应外合故意打压我的?!”

  怎么会……

  陈娜明明不知道《与你》是陈应月和陆亦修合著的,又怎么会机缘巧合地,故意向林艳琼提出用《与你》栽赃她?真的只是单纯巧合?

  陈应月不相信。

  *

  前脚离开西餐厅,后脚陈应月以最快速度敲开了陈娜家的门。

  虽然已事先通过电话,但见到久违的陈应月,陈娜还是心虚地垂下了脑袋,让开一步,说:“陈姐,进来吧。”

  陈娜取了杯子要给她倒茶,她却手制止了:“我就过来就想了解一件事,问完我就走了。”

  陈娜低头笑了笑,拨开她的手,顺着杯壁把水倒下去:“你想问的这件事长得很,一杯水怕是不够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想问什么?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坐到陈应月对面的沙发,陈娜缓缓开口:“是想知道当初为什么我会用《与你》来栽赃你,是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陈应月直截了当。

  陈娜转头走向卧室,取了一份牛皮纸信封,递给陈应月。

  陈应月疑惑地看了陈娜一眼,打开那信封。信封里头是一沓A4纸,令陈应月震惊的是,这些竟然全都是能够证明《与你》为陈应月和陆亦修合著的资料,甚至多张证明材料后面还附有陆亦修的亲笔签名。

  陈娜说:“是他找到我的。”

  “陆亦修?”

  “对。”

  陈娜回头给自己倒了杯水,浅酌一口:“当初林艳琼拉我进华映,我以为她是好意帮我,却没想到,她是打听到了我是你的前部下,想用我的抄袭黑历史来给你泼脏水。我陈娜虽然因抄袭被你劝退过,但也分得清是非黑白。我拒绝了她,没想到她一言不合,就直接把诬陷你抄袭的信息发了出去。我站在你办公室门口,准备敲门进去告发林艳琼准备诬陷你的事实,却没想……”

  “没想到什么?”

  “陆亦修给我打了电话。”

  陈娜是陆亦修十年的铁杆粉丝了,说起打电话这事儿,心脏还是跳得砰砰的,“起初我还以为是诈骗电话,心想这年头诈骗犯居然还能把声音模拟得这么像。没想到不到半个小时后,他就低调出现在了华映楼下。”

  陈应月纳闷:“他怎么联系到你的?”

  陈娜一脸了然,掩嘴笑笑:“他告诉我,他在杂志社有内线,所有关于你的大小消息都会第一时间通报他那儿。他是从杂志社线人那里找到我的联络方式的。我起初还疑惑,他跟你有什么渊源,后来才听他解释说,原来你是他相恋十年的女友。我起初还觉得不可思议,可仔细想想咱俩同事那会儿你能拿到陆亦修那么多资源周边,也就有迹可循了。”

  陈应月满心的感动,没想到陆亦修在暗地里帮了她这么多。

  陈娜说:“见面后,他给我看了《与你》的资料。他提议说,既然林艳琼打定主意要把抄袭的脏水往你身上泼,即使这回拦住,下回依然还会有,倒不如用个计中计,彻底把林艳琼给毁了。”

  “所以,你掉转风向把既定抄袭的剧本改成了《与你》?”

  “没错。”陈娜重重点头:“我本来就不想害你,既然能有这个方法力挽狂澜,那我何乐而不为。”

  陈娜是整件事情的关键人物,要不是她当初临阵倒戈、改口称抄袭《与你》,陈应月抄袭黑料怕是也洗不清了。

  陈应月越过茶几,真诚地握住陈娜的手:“娜娜,真的谢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陈娜抽出一只手,拍拍陈应月的手背:“我还得感谢陈姐,机缘巧合之下,让我见到了我粉了十年的偶像。”

  没想到被诬陷抄袭这事儿背后,竟掩藏着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,陆亦修牺牲身份的暗中帮扶,全都是陈应月所未知的。此刻,陈应月心里的感动多于得知真相的震撼。

  陈娜说:“见过面之后,才知道陆影帝应该会是我一辈子的偶像。如果他不当演员了,去娱乐圈做个操盘手也挺好的。当初临时把舆论矛头转向你抄袭《与你》,又奇迹般的洗清,不仅炒热了《不归人》,也把你推到了公众面前。”

  陈应月点头:“我也确实得感谢他。”

  “对了,你和他现在还好吗?”

  “挺好的。”

  “准备公开吗?”

  “看情况吧。”

  陈应月不说,陈娜也不方便多问。

  两人随口聊了几句,陈应月就告辞离开了。

  临送她出门的时候,陈娜忽然喊住她:“陈姐。”

  “怎么?”她回过头去。

  陈娜遥遥的目光里有着笃定:“虽然我是个局外人,但我能明显感觉到,陆影帝对你用情很深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

  陈应月走进电梯,老旧的居民公寓灯泡坏了好几盏,电梯内都是黑蒙蒙的。可即便是背靠在冰冷的电梯墙面、面对的是周遭的漆黑一片,陈应月还是无惧的。

  她有陆亦修,他是全世界于她而言最温暖的存在。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离完结没几章啦~

  安利我寄几的新文

  《年少有为》

  人人都说,宋宥伊年少有为。

  23岁摘得金相框大奖。

  24岁摄影作品登上纽约时代广场。

  25岁被外媒评为最具影响力青年摄影师。

  无人知道,宋宥伊曾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。

  只有宋宥伊知道,她确实年少有为。

  年少,有为。

  周柯为的“为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