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050

作品:小月光|作者:芸生生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09 16:49:42|下载:小月光TXT下载
  042

  或许是因为两年的分离, 让彼此明白了对方的重要性。陆亦修和陈应月的和好,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甜蜜,连看惯他俩腻歪的大灯泡田悦也看不下去了。

  《夜火》剧组里,两人重合的身影无处不在。

  历时四个月,戏快杀青了, 天气也渐凉了下来。

  拍摄日历里, 还有几场夏天的室外戏份。陆亦修光着膀子, 八块肌肉的模样固然好看, 但这么大冷天的, 还是流感季, 让陆亦修这样拍摄, 陈应月打心眼里有点舍不得。这一场拍了几次没过之后,陈应月坐不住了。

  作为整部剧的主编剧, 陈应月是有主导权的。她冲上去, 各种举例说明这一幕美感度不够, 坚决要求改稿。

  导演听来倒觉得她的话有几分道理, 留给她改稿的时间,补其他戏份去了。

  中场休息时间, 陆亦修刚下戏, 就看见陈应月坐在休息棚, 穿着单薄的开衫, 埋头在剧本上写写画画, 时不时还拿手挠后脑勺。

  他走过去, 握住她伸往头顶的手:“快别挠了, 都快秃了。”

  她这才抬起脑袋,跟他笑笑:“这一场结束了?”

  “一次过。”

  “厉害了啊。”

  他拿手揉她的脑袋,看见厚厚的一沓剧本上,全是红色的纠正段落:“还在改呢?”

  “嗯,还差一点就结束了。”

  他把手摁在剧本上,不让她继续:“要不就别改了吧。”

  “别。”陈应月揪走他的手,继续涂写:“都快改完了,给导演看过就能拍了。”

  陆亦修还穿着短袖戏服,新来的助理明眼色地递来一件羽绒服。

  陆亦修自己没穿,反倒嫌陈应月穿的少,随手就披到她身上。

  新来的助理投来赞许的神色,刚才陆影帝把没演技的女演员骂哭了,简直大快人心。现在回头,又这么暖心地给编剧披衣服……

  转头离开的时候,她在心里感叹,怪不得果然陆影帝是个腕儿。

  推崇演技,尊重艺术工作者的人,活该他火遍全国!

  陆亦修自己端了个塑料凳在陈应月旁边坐下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改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还不是心疼我冻着嘛,我是个男人,大冬天打个赤膊问题不大。”陆亦修撩开短袖,在她面前秀了秀肌肉。

  可偏这时候,一股冷风吹过来,陆亦修很挫败地打了个喷嚏。

  陈应月掩嘴偷笑。

  她揭下身上的羽绒服,盖在他身上:“铜墙铁壁也禁不住风吹雨淋,我的陆影帝,快穿上吧。杀青放假,就等你一个人了,可别给我临时整事情。”

  说完,她又低头拿起红笔。

  陆亦修哪能那么容易放弃,撂开塑料椅子,直接把她扯了起来。

  休息棚跟外头热闹的片场仅隔了一层单薄的塑料薄膜,随时都有人进来。

  陈应月紧张:“你干嘛?”

  “你不准我冻着可以,那你也不行。”陆亦修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,张开羽绒服把他和她紧紧包裹在一起:“抱紧我一点,这样咱们就都不冷了。”

  陈应月又好气又好笑:“陆亦修你还让不让我工作了。”

  “不让。”

  “想干嘛?”

  他怨怨地:“小月亮,你今日份的初吻都还没给我呢?”

  “我……”陈应月无言以对。

  想起今日份初吻这事儿,陈应月真觉得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了。

  那天早晨和陆亦修一起醒来,他跟她温存时,她嘲笑他堂堂陆影帝初吻、初夜全都给了她一个人。陆亦修不甘示弱,拿她初吻、初夜,甚至连初抱都给了自己,来讽刺她。

  陈应月不甘示弱,扬言:“我每天都有初吻、初夜,每天都可以给不同的人。”

  他的女人要跟别人暧昧,陆亦修一听这还得了,在床上狠狠把陈应月修理了一顿。

  末了,等起床了,还不忘霸道发誓,说要取走她每日的初吻、初夜。

  陈应月原本只觉得他是一句戏言,没想到自那天起,他倒如同每天上班打卡一样,一次不落地取走。

  每每下床累得挪不动脚的时候,她真是后悔莫及,懊悔当初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  听陆亦修现在索要‘今日份初吻’,陈应月还真有点慌。身上被他的羽绒服团团围住,明显是跑不掉的。她只好赶紧从桌上取过一沓剧本,横在两人面前。

  陈应月讨饶:“回去十倍奉还好不好?”

  “不行。”

  中场休息时间截止,下场布景已准备就绪。好一会儿没见陆亦修人影,导演是个急性子,拿着大喇叭,扯着嗓子在喊陆亦修的名字。那层薄薄的塑料薄膜快盖不住休息室里头的事儿,陈应月急得直挠他的胳膊。

  “陆亦修放过我好不好?”

  她难得声音娇柔地讨饶,一下子激起了陆亦修的情绪。

  他态度强硬:“现在就得要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他抽开面前的剧本就牢牢地吻住了她。

  她的嘴唇四处逃窜,陆亦修就托着她的后脑勺,把她固定住。

  他用舌尖描摹着她嘴唇的轮廓,再到每一颗牙齿。

  最后,邀请她舌尖共舞。

  眼见这场吻一发不可收拾,陈应月做贼心虚地抢走了陆亦修手里的剧本,挡在两人亲吻重叠的脑袋前。窄小的剧本遮不住两人的面容,反倒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。

  制片助理撩开休息捧挡风膜,大喊着“陆影帝”的时候,猝不及防地看到了这一幕。

  向来高冷的影帝陆亦修,竟然与组里跟他最不对头的冤家、编剧陈应月裹在一条羽绒服里,而且剧本后头的他们……居然还在接吻!

  什么鬼?难不成是自己午觉还没醒?

  他揉了好几次眼睛,生怕看错了。可事实告诉他,并不是。

 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,满眼的震惊。

  与此同时,陆亦修终于从陈应月唇上撤下来。

  看见制片助理在场,久经沙场的陆亦修倒没什么动作。可怜害羞的陈应月,从脸上一直红到了耳根。

  制片助理见到了不得了的事,直结巴:“您、您和陈编剧……”

  制片助理还在说话,陆亦修却只把他当透明人。脱下了羽绒服,捏着她的手腕,把她纤细的手塞进袖管里:“我去拍戏了,你慢点儿改。”

  和制片助理擦肩而过的时候,他瞥了他一眼,语气张扬:“我亲我女人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  “您……您女人?”

  “要不然呢?”

  陆亦修得意洋洋地瞪他一眼:“我有老婆,你有吗?”

  制片助理愣在那儿,回味着那“老婆”两个字儿。

  他忽然想起两个月前,老熟人田悦嘱咐他的那句话:“反正你随便针对谁,也不能针对陈应月。”

  想到这里,制片助理用力拍了自己的脑袋好几下,悔不当初。

  彼时,陈应月还坐在塑料板凳上改稿,四面透风的旧棚子不保暖,墙角的纸杯结出了一层薄冰。

  制片助理想到刚才陈应月问他有没有安静点、可以改稿的地方,他随意差使她来了这儿,心里直喊罪过。

  他赶忙殷切地跑到她跟前:“来来来,嫂子,我给您换个空调足的贵宾休息室。”

  原先两人的关系仅仅是小圈子里公开的秘密,可自打被大嘴巴的制片助理撞破后,就再也藏不住了。

  *

  《夜火》顺利杀青后,不到一个月所有剪辑宣告完成。

  得益于陆亦修的人气及号召力,不到一个月,就有国际知名影视公司买下《夜火》版权,抢档上星播出。

  播出发布会那天,全国知名媒体悉数到场,更有视频网站独家实况转播。《夜火》主创悉数出席,各家粉丝争抢地盘,发布会前台热闹非凡,发布会后台也是火力全开。

  陆亦修作为中心人物,自然是所有人的关注点。

  然而,陆亦修所有的关注点,则都在陈应月身上。

  此刻,陆亦修已化完妆准备就绪,陈应月坐在梳妆台前,惴惴不安。

  陆亦修看周边人不多,轻轻握住她的手:“紧张吗?”

  “嗯。”陈应月重重点了点头。

  为在中场给予演员充分的换装准备时间,主办方特意准备了编剧在场答疑的环节。到时,作为主编剧的陈应月,将会独自一人掌控舞台,成为编剧兼主持的存在。

  当初主办方提出这想法时,陆亦修是严肃拒绝的。

  他的小月亮留在他身边写写稿,对对戏就好,哪需要抛头露面在所有人面前。他倒是不怕她能力不足,就怕有居心叵测的人偷瞄上她,他可得坐不住了。虽然两人的关系已不像从前那般故意保密,但为了让陈应月过得舒坦,两人还是不会特意去公开。

  可这时,陈应月却勇敢的站了出来。

  她说,陆亦修是演员也是明星,终有天关系曝光,她是需要适应灯光前的一切的。她不想做个幕后被人评头论足的女人,她想站在陆亦修身边,做配得上他的人。

  陆亦修听后,很是感动。

  在田悦的游说下,终于答应了陈应月的想法。

  换上服装师精心准备的旗袍,陈应月从更衣室里走出来。

  平时她衣着干练,鲜少穿修身衣裳。今天服装师特意给她配了件贴身的改良旗袍,衬得她形体窈窕,曲线玲珑,每一个角度都透露着些丝性感。

  后台人很多,她踩着高跟鞋四处观察,才在人群最多的一处找到了陆亦修。

  周纤本站在陆亦修身边同他说话,余光瞥见陈应月的出现,眼前一亮。她瞪着一双大眼睛看向陈应月,脸上露着戏谑的笑意,掩着手,贴近陆亦修的耳根跟他说:“陈班长来了。”

  陆亦修回过头来,见着一身旗袍的陈应月。他眼里的惊喜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