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049

作品:小月光|作者:芸生生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09 16:49:42|下载:小月光TXT下载
  041

  吴帆没多待, 接了个电话,就离开了。

  陆亦修满身的气没地撒,一言不合和蒋磊那老哥们在酒桌上对干了起来,两人你一杯我一杯,喝到最后蒋磊没撑住先倒下了。陆亦修坐在那儿哈哈大笑, 还指着蒋磊笑他“孬货”, 陈应月担心他喝醉的样子影响形象, 跟蒋磊老婆说了一声, 扛着陆亦修离场了。

  陆亦修一身酒气, 电梯里空气不流通, 没几秒钟, 那酒味激得陈应月眼睛酸。

  偏偏陆亦修还不消停,把耷拉在陈应月肩上的手撤下来, 背靠在电梯一侧, 警惕地离她好远。

  “你谁啊?”他眯着眼, 脸上两坨红, 有点怪异的好笑。

  陈应月按下电梯按钮:“我你都认不出?”

  “真认不出。”他憨笑着打了个酒嗝,“眼前太糊了, 要不我凑近看看?”

  “随你。”

  他扶着电梯栏杆往她那边走, 离得够近的时候, 他终于认了出来, 拿食指去勾她的下巴:“原来是我的小月亮, 我这眼睛可真糊, 连自己老婆都认不出, 嘿嘿。”

  “我看你真是喝醉了。”

  “瞎说,我可清醒真呢!”喝醉的人最怕别人笑他醉,陆亦修也一样。

  陈应月笑着白他一眼:“鬼才是你老婆。”

  “你难道不承认?!”

  受到了拒绝,迷糊的陆亦修一下子生起气来,用力推了她一把。

  陈应月觉得莫名其妙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叮咚——”

  电梯到了负一层,陆亦修靠在电梯壁上,手扶着栏杆,眼睛却是闭着的。陈应月还记恨着刚刚那一记推,一个人走出了电梯,回头看看他没有动作,在电梯门外叫,“喂,陆亦修,走了。”

  他没回应,迷迷糊糊的。

  她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,重新走进电梯,拍拍他的脸,他还是没反应。

  陈应月无可奈何地从他口袋里取出口罩替他带上,又把他的手撂上自己的肩,扛着他吃力地往外走。一边走,她一边在轻声骂他:“陆亦修,你这个不省心的臭家伙。”

  可转眼到车跟前,她把他扶上车,不小心把他的膝盖撞上车门,好大一声响之后,她又赶紧撩他的裤管看他的膝盖,着急紧张地问:“陆亦修疼不疼呀?好歹你也吱一声。”

  女人总是这样的口是心非。

  陈应月好不容易把他安顿到副驾驶座上,低头准备给他扣安全带的时候,他终于把眼睁开了一条缝儿。见陈应月离他很近,他非但不亲昵地凑过去,反倒还拍开了陈应月替他系安全带的手。

  “陈应月你别碰我。”

  安全带一下回缩进去,陈应月有点火气:“大半夜你发什么疯?”

  醉酒后的陆亦修反射弧变得很慢,他似乎还沉浸在电梯里的对话中,“你说你不是我老婆。”

  “我本来就不是。”

  “哼。”陆亦修怨怨地:“我看你就是因为刚才吴帆说我配不上你,你才有这样的想法了。”

  他提到吴帆,陈应月这才想起,刚才吴帆刺激他的时候,确实说了句他配不上她的话。可明眼人都知道,陆亦修和陈应月,分明是陈应月配不上他啊。没想到他居然把吴帆的话听进了耳朵里,还这么在意。

  感动之余,陈应月更多的是害羞。

  她一股脑地替他把安全带扣上:“真不知道你在乱说什么。”

  迷糊中的陆亦修俨然没听到陈应月声音里的那分害羞,沉浸在自己固化的思维里,只觉得是陈应月否认他们关系的另一种方式。

  陈应月轻轻把门关上的时候,陆亦修冷笑一声,他仿佛是在自问自答。

  “原来你只当我是在胡说?”

  “陈应月你真的有感情吗?”

  “两年了,你把我的感情放哪儿去了?”

  随着车门的阖上,陆亦修的话也被吞没在寂静的车厢里。

  陈应月没听见,只看见他的唇张张合合,她打开驾驶座进去,想仔细听他说话的时候,他已经闭了眼,不再动唇。

  *

  周五晚上的延安路高架堵得水泄不通,车流是静止的。

  高德地图上路线红到发黑,漫长且无尽的堵车时间,让陈应月觉得疲惫。

  陆亦修斜靠在副驾驶座上,看不见表情,约莫是睡着了。

  连连打了几个呵欠之后,陈应月支不住精神,打开了收音机,放点声音提提神。怕吵着陆亦修,她把音量调到了最低。

  高架上收音不好,许多电台都不听清晰,陈应月最后停在了一个情感节目上。

  陈应月以前听过这档节目,是个晚间档的情感电台,专门用来为男女们解决爱情中的困扰。主持人通过在线接通求助者的来电,通过电话直播的方式,为他们答疑解惑。凭借犀利的言辞,逻辑精准的分析,女主播的电台一度走红网络。

  现在正求助的,是个丈夫出轨的女人。

  她在电台那头哭诉,丈夫与他长相甜美的同事出轨,因为她怀孕生子身材走样,丈夫从不曾把她带出家门,甚至在很多人朋友面前承认小三才是她的真正妻子,叫她抬不起头来。

  女主播同情她的遭遇,认真劝她放开手,从头来过。可那妻子却奴性上身,完全不理女主播的话,甚至开始给丈夫说起好话来。

  女主播气愤道:“这样的男人不离婚你还打算留着过年?”

  “为了孩子我也得忍着。”妻子含泪说。

  “那你活着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自己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连承认你是他妻子都不敢的男人,就不配为人丈夫。”

  妻子还在絮絮叨叨,节目给嘉宾的时间却已经不够,女主播断然打断,说:“感谢这位女士的来电,下面让我们进一段音乐,等待下一位听众的到来。同时,如果您有任何情感问题,都可以打进热线XXXXX,让小楚为您服务。”

  女主播话音刚落,车流就开始松动了动。

  陈应月转头关注路况,踩下油门开始往前。

  油门没多踩几下,车又被挤在中间动弹不得。与此同时,音乐声也在渐退的音效里终结,迎来了下一位听众。

  女主播说:“喂,你好。”

  电话那头没人应。

  女主播又说了一声,还是没人应。

  陈应月正以为是电话断线了,却看见身旁副驾驶座闪过一阵屏幕的亮光,陆亦修把手机接了起来。

  他说:“你好。”

  僻静的车厢里,陆亦修话音刚落,同等声线、同等音色的男声就从广播里传出来。

  陈应月一惊,眼睛瞪得浑圆。

  她这才明白是陆亦修打通了情感热线,赶忙压低了声音吼他:“快挂掉!”

  陆亦修完全不理会,沉下嗓子,闭着眼:“我有情感问题咨询。”

  做主播这行,对声音有着特别的辨识度,听到陆亦修的声音,女主播顿了顿,开玩笑道:“咱们这位听众声音有点耳熟,怎么听着有点像陆影帝的声音,我是不是该找电话编辑问问,难不成今天是给我们听众的特别福利?”

  “是吗?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说我声音像他。”他未否认声音的相似,又毫无破绽地推脱了自己是陆影帝的可能性。

  女主播没察觉破绽,“好,下面让我们来听听冒牌陆影帝的故事。”

  高架上橙黄色的路灯打在陈应月脸上,映出她一脸的焦灼。

  陆亦修睁开眼,用那双浑浊带着血丝的眼睛,与她对视:“今天我打这个电话过来,是想知道,她到底还在不在意我。”

  陈应月顾不上他满眼的情绪,只担心他发酒疯惹事,压着嗓子问他:“你想干嘛!”

  陆亦修不回答,只是继续用那双深邃的眼眸看着她,伴随广播里低沉乐曲的想起,陆亦修在此合上眼,陷入回忆。

  “我跟她认识十一年了,在一起十一年。她是我高中时期的女朋友,也是我至今为止最爱的那个人。可在一起这么多年,她却从未与我公开过一次关系,甚至许多关于我的事她也同样避之不及,生怕跟我扯上关系。”

  “你有问过她原因吗?”女主播问。

  “问过。”陆亦修深吸一口气:“她说是为我着想才不公开,可她有真正考虑过我想要的是什么吗?”

  驾驶座上的陈应月听着广播,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。然而,自陆亦修说出刚才那番话起,陈应月握着方向盘的手却一直在抖。

  陆亦修捂着手机,沉默很久。

  女主播救场,“能告诉听众朋友们,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吗?”

  酝酿一整晚的火气终于彻底爆发,陆亦修睁开眼,用力将手机一甩,砸在车窗玻璃上,发出好大一声响。

  陈应月不知如何回应,只能假装认真开车,企图逃避。

  他却根本不给她机会,直接从副驾驶座上坐起来,看向陈应月:“十年了,你看不明白我的心吗?”

  女主播听到他遥远的声音,急忙在电台里头问:“她是在你旁边吗?”

  场面一片混乱,连临场经验丰富的女主播都慌了。

  不顾女主播的问话,陆亦修质问开车的陈应月:“名和利我都不在意,小月亮,这么多年兜兜转转,你难道不明白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吗?从踏上这条不能后退的路开始,我想要的只有你。”

  “你冷静点。”陈应月脑子乱得很。

  陆亦修却逼问她:“今天我只想问你,到底是不是想离开我。”

  “关掉电话再说好吗?”

  “当着全国听众的面,我发誓,今天如果你说要让我走,我陆亦修绝不会再骚扰你,永远绝不回头!”

  听见他暴露自己的名字,陈应月吓得瞳孔都放大了,虽然手机丢在地上隔很远,但她还是觉得害怕,赶紧踩下刹车,去捂陆亦修的嘴。

  她捂嘴的动作触痛了陆亦修的心脏,她不准他出声的害怕模样,在他看来无疑是拒绝的。

  在酒精的作用下,情绪愈发地放大。

  他冷笑了好几声,按开安全扣,推开了门就要走。

  外头是离地百米的高架快速路,根本没有留纳行人的通道。车辆高速飞驰着,危险的发生随时有可能。

  陈应月什么都顾不得了,拉开了门就往外飞奔。

  醉酒后的陆亦修一瘸一拐,但依然走得很快,陈应月赶不上他,跟在他的脚步后头大叫:“陆亦修你给我回来!”

  他没回头,只留给她一个背影,背对着她做了个暂停的手势。

  呼啸而过的车辆摩擦着流动的风,鼓动着人的耳膜。陆亦修的声音穿透风声而来,他说:“你别过来,我会干干净净地走,再也不回头。”

  “陆亦修你回来。”

  他头也不回,陈应月继续追。

  碍事的高跟鞋,在奔跑中断了一根,她索性直接把鞋脱了,赤脚往他那儿奔。沥青路面尖锐地扎着稚嫩的脚底,每一步都是扎心地疼。

  终于终于,她追到他跟前,一把抱住了他的背。

  “你站住。”她声音委屈。

  他冷漠:“我说过不回头的。”

  两年前的那一幕仿佛重演,陈应月这才知道,她有多害怕,他像陌生人一样地对待自己。

  她解释:“我刚才捂你嘴是因为你爆了名字,担心你名声。”

  她又说:“之前吴帆在宴会里说你配不上我,我也没当一回事,你这么好的人,从来都是我配不上你。”

  “还有还有,这么多年不愿意承认和你的关系,也不过是因为怕爸爸的事情暴露,让居心叵测的人以为我是故意接近你,怕你质疑我的感情。”

  她一股脑地跟他说着话,说着说着,眼泪没忍住掉了下来:“陆亦修,我到底爱不爱你,你自己不知道吗?”

  他闻声一震,长久伫立的身影终于动了动。

  四目的路灯,疾驰的车流中,他缓慢地回过身来,托起了陈应月的脸。看见她满脸的泪,一下就心疼了。酒意一下子从脑袋上褪下去,他下意识地低头,去吻她的泪。

  陈应月哭得声音都在抖,她怨怨地睁着眼,看着他,“你这疯子,我没一秒是想离开你的。”

  她说:“两年前你走后,我后悔了整整两年你知道吗?”

  他吻她的唇定住了:“真的吗?”

  “那你收回那句话吗?”

  “收。”

  他心满意足地抱住她,把脸埋在她肩头,轻轻吻她的侧脸。

  于此同时,他听见她坚定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——

  “你知不知道,十年前你在走廊偷吻我,我的心跳得可不比你慢。自打那刻起,我陈应月就对天发誓,这辈子跟定陆亦修了。”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读者老板们看得高兴,不介意打赏小人一个作者收藏吧!委屈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