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046

作品:小月光|作者:芸生生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19-12-09 16:49:42|下载:小月光TXT下载
  038

  抵达象山市区, 已经很晚。

  因为车祸的缘故,陆亦修、陆亦鸣和陈应月回到酒店的时候,剧组大部队已经集体包机返回上海了。田悦出于对陆亦修身份的担心,还特意留了两个助理下来。

  助理给他们仨都安排了酒店最好的湖景房,陈应月的身份是编剧, 是剧组工作人员之一, 照理说是不能以主演的经费来安排房间的, 但助理却眨眨眼, 热心地告诉她, 这是白天为了给周纤候机休息用的房间, 包了一整天, 现在周纤走了,空着倒不如让陈应月来住。

  以往捡便宜这种事儿, 陈应月都会觉得幸运, 但听助理这么一说, 她内心忽然生出一股愧疚感。

  她记得陆亦修应该是与周纤同乘的, 真不知道……陆亦修从房车跑下去拥抱她的时候,有没有被周纤看见。

  她胆怯、害怕, 觉得自己像个偷窃者, 在掠夺别人的所有物。

  从小贫瘠的生活, 让陈应月很会看人眼色。或许正是因为左右摇摆的性格, 成长以后, 陈应月在爱情中也摇摇晃晃、磕磕绊绊。她试图改变, 但深入脊髓的性格习惯, 让她处处制肘。

  *

  隔天,三人返程回上海。

  象山机场占地面积较小,登机口也没几个。近年来国内影视业疯狂拓展,作为国内仅有的几个影视城,象山基地脱颖而出,剧组流通量极大。

  机场狭小,人显得愈多。

  陈应月进机场没多久,就看见了好几张曾经打过交道的熟面孔。许多二线三线的演员在这儿驻了地,每逢片子临时缺角,作为替补总得在这儿住上一阵。

  有演员的地方,自然少不了记者。

  为了防止陆亦修被人认出,引发骚动,助理特地安排了三人到VIP休息室里等候登机。

  VIP休息室在二楼,是个悬空的平台。从平台眺望下去,机场内来来往往的面孔,都能瞧得一清二楚。

  陆亦鸣被休息室里的蛋糕点心吸引,取了个盘子,就开始去一个个试吃了。

  陆亦修握着手机,似乎在跟人聊天,未被口罩遮住的眼稍浅浅上扬。过了会儿,他忽然站了起来,走了两步,到休息室的落地窗前。一边看窗外,一边还时不时往手机上对照几眼,像是在找什么。

  他这一系列动作,让陈应月觉得奇怪。

  正巧回邮件累了,陈应月也就站了起来,她不想跟陆亦修有过多交流,就找了处离陆亦修远几步的窗,看看风景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年轻女人进入了她的视野。

  那人身材纤瘦、形体窈窕,走路都透露着性感,看着背影……倒有点像周线。但仔细想来,陈应月又觉得不可能,周纤昨日已经和大部队离开了象山,今天又怎么可能出现在机场?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做贼心虚,想多了。

  年轻女人身后还跟了个男人,他一身西装革履,利落的黑发丝丝分明地往后梳,整个人显得干练成熟。

  陈应月是个做编剧的,对细节很敏感,她虽然不精通时尚,但也注意到了,他那一身全都是当季阿玛尼的限定款。

  俩人一前一后地走着,估计是吵架了。

  男人尝试去牵女人的手,连着好几次都被狠狠甩开了。最后一次,男人忍无可忍,霸道的攥住她的胳膊,直接把她捞进怀里,在人流攒动的机场,当众拥吻了那个年轻女人!

  这回年轻女人倒是乖了,不反抗了。

  陈应月躲在平台上,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,觉得有点甜得齁。自己不就休息一会儿,还平白无故倒吃了顿狗粮。

  “哎……”,她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  俊男美女的画面委实好看,写进剧本里也不视为经典画面,可手机叮咚还提醒着她有邮件要处理。她抬头最后看了一眼,就不再打算围观。

  然而,就是那最后一眼出了偏差。

  年轻女人在男人的亲吻中,遮脸的黑帽直接掉落,一张素净可爱的面孔暴露在空气里——

  大概是因为太熟悉,即便隔得老远,陈应月都能一眼认出,那人竟然是周纤!

  她难以置信地捂住唇。

  反应过来面前发生的一切,她下意识地往陆亦修那边看,结果一回头,陆亦修已经在她身后。

  “看什么呢?”

  陆亦修把脸压近她,贴着窗,与她刚才的视线同向,开始往外看。

  陈应月心想,这还得了!

  依陆亦修这暴脾气,要是被他知道周纤劈腿,指不定闹出什么大事儿。

  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,陈应月张开手,一巴掌捂住了陆亦修的脸。

  陆亦修愣住了,她也手足无措。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她紧张地磕巴。

  如她所愿,陆亦修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到她身上。

  她的手还牢牢黏在他脸上,他抱着肩,饶有兴致地问她:“陈应月,你想干嘛?”

  “我……我的意思是你别离窗户那么近,待会被拍了就不好了。”她胡乱编了个借口。

  “所以你这是在给我挡脸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手动马赛克?”

  “对。”

  陈应月紧张死了,哪还有闲工夫理他,一门心思地在用余光瞥底下拥吻那俩人,祈祷他们赶紧走远。她撑得了一分钟,撑不了一小时啊!

  陆亦修哪能看不见陈应月的小动作,趁她出神的时候,偷忘了底下一眼。

  看见机场内拥吻的两个人影,他忽然起了小心思,拉下陈应月捂他脸的手。

  “小月亮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觉得我有更好的挡脸技巧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比如这样。”

  说罢,陆亦修从左耳摘下固定口罩的那根皮筋,揭下边角,凑近陈应月,把皮筋套上了她的右耳。

  一个口罩,一左一右系在两人耳上,辟出了一个小小天地。

  无纺布的材质并不透气,带着体温的呼吸喷吐出来,双方唇齿狭小的距离中,温度一直在上升。

  陆亦修说:“我觉得这方法不错。”

  “鬼才不错。”陈应月作势就要揭掉。

  “待会儿。”他按住她的手,嘴角有奸计得逞的微笑:“这才是第一步,要想把脸全遮住,还有下一步……”

  他的鼻尖越凑越近,直到与她的鼻尖紧贴。

  陈应月有不祥的预感,条件反射似的要逃跑。

  可下一秒,陆亦修已然抓住了她逃跑的小手,牢牢地吻上她的唇。

  临吻上的那一刻,他听见她恶作剧的坏笑:“把嘴唇紧紧贴着,把我的脸黏上你的,再把舌头放进你嘴里,就不会被人发现了。小月亮,你说对不对?”

  陈应月气得直锤他。

  可他死活不松口,陈应月反抗到最后,也就没力气反抗了。

  大厅里一对情侣在拥吻,二楼平台上还有一对情侣吻得更深。

  陆亦修抱着陈应月,悄无声息地挪了个角度,他悄悄在亲吻中,把眼睛睁开,将视线对向楼下那两人。

  周纤第一个注意到陆亦修,看见他和陈应月在拥吻,激动地拿手乱指,笑啊叫啊地让聂文泽快看。聂文泽捂住周纤的眼不准她看,自己反倒跟陆亦修敬了个礼,打了个照面。

  陆亦修对他眨眨眼,回礼。

  其实,陆亦修早看见了聂文泽和周纤俩人,也是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向陈应月那边的。

  他原本只是想试探陈应月,却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大。

  他知道,陈应月到现在还以为周纤是他女朋友。她担心周纤劈腿令他伤心,才故意变着花样不让他看见,不让他知道真相。这么多年过去,他还觉得陈应月真是像极了隔壁周爷爷家的那条阿拉斯加大狗。包庇维护他的模样,真是可爱死了。

  聂文泽在底下比了个手势,示意要上去找他。

  陆亦修怕事情败露,讨不着陈应月的便宜,赶紧给他拼命使眼色。

  聂文泽会意点头,扯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周纤,速度走了。

  被陆亦修吻着的陈应月根本没察觉,等陆亦修肯消停了,终于放下她的时候,她用力舒了一口大气。

  陈应月觉得陆亦修真可怜,头上顶了绿光都没被发现。

  她越想越觉得,陆亦修简直太惨了。

  *

  陆亦鸣尝完点心刚回来,就看见他的哥哥和嫂子正抱一块儿。

  他很奇怪,因为他哥的嘴唇特别红。他哥平时嘴唇薄得很,现在反倒嘴唇一圈整个都胀红了。

  他很纳闷:“哥,你吃什么了吗?”

  “干嘛。”

  “都快成香肠嘴影帝了。”

  陆亦鸣凑近他,拿手抹了抹他的唇。这一抹还得了,他手上全都是红的,他一下子跳起来:“呀!这该不会是血吧!”

  一旁冷眼旁观的陈应月这才想起来,今早涂了点口红,估计刚才陆亦修亲她那会儿,全沾过去了。她赶忙拿了镜子照照自己,见自己唇上不明显,嘲讽道:“亦鸣啊,我跟你说,人啊,偷啃了不该啃的东西就会变成香肠嘴,就比如你哥这样的,典型就是嘴贱。”

  陆亦修气得拿口罩抹嘴巴,不敢跟陈应月撒气,只能把火力对准陆亦鸣,“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

  陆亦鸣弱弱地低下头,扯了扯陆亦修的衣角,坐在他旁边。

  陆亦修在跟人聊天,啪啪地在屏幕上打字。陆亦鸣见他不理他,好奇地望了眼过去。

  好巧不巧,就看见陆亦修在跟聂文泽聊天。

  陆亦鸣激动地大叫:“哇,聂哥从法国回来了吗?”

  “轻点。”

  他抢过陆亦修的手机,在上头滑了滑:“天哪,聂哥居然也在象山!”

  “嗯。”

  陆亦鸣下意识地问:“聂哥和纤纤姐是男女朋友,那纤纤姐是不是没回上海,在他旁边呀?”

  “陆亦鸣!”

  陆亦修赶紧捂住他的嘴。

  刚还演了一半的苦情戏,要是被陈应月知道,他可不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陆亦修觉得,陆亦鸣这小子不靠谱,真不靠谱!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安利我寄几的新文

  《年少有为》

  人人都说,宋宥伊年少有为。

  23岁摘得金相框大奖。

  24岁摄影作品登上纽约时代广场。

  25岁被外媒评为最具影响力青年摄影师。

  无人知道,宋宥伊曾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。

  只有宋宥伊知道,她确实年少有为。

  年少,有为。

  周柯为的“为”。

  -----

  报告宝贝们,明天休息一天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