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番外十五

作品:对不起,我瞎|作者:昔邀晓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2-05 16:35:55|下载:对不起,我瞎TXT下载
  夏衍随着班师回朝的镇远军一块回的京城。

  最开始,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一切都和往常一样,只是林安康病了,没去书院,也没来他家。

  他想见她,于是便打算偷偷跑去林府找她。

  可谁知他一下子就忙了起来,军中的事,家中的事,甚至是在书院,君鹤阳和夏媛媛还有夏夙,都跟排着队似的找他。

  一忙起来,他便没了去找安康的时间。

  ——才怪。

  夏衍在深夜偷跑出家门,虽然白天被各种使唤累得要死,可这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,在外行军打仗,比这累得时候多了去了。

  夏衍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拖着他,但略微想想便多少能猜到,这事多半和他至今不曾见到的林安康有关,夏衍因此感到不安,甚至是恐惧。

  终于,夏衍来到了林府,他拐到林安康居住的院落,才落到院子里那棵树上,一把小刀便破空而来,直取他面门。

  夏衍侧身躲开小刀,下一瞬,有人落在他身后的树枝上,凛冽的一掌带着杀意,在他出手拦下那一掌并回击之后,杀意才一散而空,瞬间从野兽,化作了无害的家猫。

  “安康?”夏衍唤了一声。

  听到对面传来轻轻的一声“嗯”,夏衍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。

  安康没事,能跑能跳,打人还是这么凶,太好了。

  明亮的圆月被厚重的云层遮蔽,夏衍拉着林安康从树上跳下来,又要拉着她进屋,却被林安康制止:“安宁在里面。”

  夏衍一听便蹙起眉头:“她三岁小孩吗,这么大了让你陪她睡?”

  林安康没说话,因为光线不好,夏衍并没能看清林安康的表情。

  既然林安宁在屋里睡,那夏衍就不好进去了,只能站在院里和林安康说话。

  “他们说你病了,是哪不舒服?大夫怎么说的?用的什么药?苦吗?我明天去给你买锦芳斋的果酱奶酥吧,听说做果酱的果子是远洋来的,很甜的。”夏衍说着,拉着林歇坐到了树下。

  因夜深风大,石板凳上很凉,夏衍便让林安康坐到了自己的腿上。

  林安康顺着夏衍的力道坐下,抱着夏衍,低着头一一回道:“不是什么大病,大夫开的药也不算苦,不过我要吃果酱奶酥,你明天带给我……不了,还是不要了。”

  夏衍收紧了手臂:“为什么不要?”

  林安康:“没时间。”

  夏衍笑了:“你也知道他们这几天天天拉着我折腾呢?放心,我直接买了奶酥就过来陪你,理都不理他们。”

  林安康却说:“我没时间。”

  “你没时间?”夏衍抬起林安康的下巴,让她看着自己:“大夫到底怎么说的?你……”

  云层缓缓飘走,露出藏在其后的月亮,银色的月光轻轻洒落,夏衍的话语在看清林安康的模样后,戛然而止。

  林安康脸上,那一双从来神采奕奕的眼睛如同失去了灵魂,剔透依旧,却也什么都没有。

  过了一会儿,夏衍才开口,声音低哑地问道:“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

  林安康咬着唇,眼泪止不住往下掉。

  夏衍突然就明白了什么——原来不是她陪林安宁,而是林安宁在陪她。

  夏衍抱住她,一边替她擦眼泪,一边轻吻安抚她:“安康……我的好安康,不怕,我在这儿呢,宝贝不怕,你一定会好的,我去找寻医阁的阁主,或者我去秀隐山,那里也有神医,我把他们都找来,他们一定能治好你的眼睛,就算治不好也没关系,你以后把我随身带着,你去哪我去哪,我做你的眼睛,宝贝不怕,不怕……”

  低语不停,明明是一声声爱若珍宝的抚慰,却让失明以来从不曾表达过丝毫胆怯害怕的林安康泣不成声。

  之后林安康团在夏衍怀里,慢慢把眼睛看不见的原因说了,夏衍听后恨不得杀了几个月前的自己。

  他明明发现了不妥,明明看出了不对,可他却什么都没做,甚至只为找自己亲爹的麻烦,而离开了京城。

  “我不该走的……”夏衍后悔万分:“我若在,一定不会让他有下手的机会。”

  林安康的师父武功虽然厉害,但更多厉害的却是武学上的见识和他那一手人的手段,不然也不能在武艺低于林安康的情况下,成为林安康的师父。

  也是因此,夏衍知道,当时但凡有个人在,不管是他大哥还是他,只要他们中有一人在,林安康的师父绝不敢如此冒险,在将军府对林安康动手。

  林安康吸了吸鼻子。

  大哭之后她的情绪好多了,此刻甚至还有心情故意把自己脸上的鼻涕眼泪往夏衍衣服上蹭,一边干坏事还一边奇怪:“师……他就是挑了你们不在的时候才对我下手,只有千日做贼的,哪里有千日防贼的,总有一天你们不在,这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夏衍知道林安康这是在反过来安慰他,一时间百感交集,只能收紧了手,好让两人再靠得近一些。

  “安康。”夏衍在许久的静默后开口:“嫁给我。”

  他想顺理成章地待在她身边,而不是如这几日一般,只要她不再去将军府和书院,自己除了溜进林府来看她,再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林安康的回答一如那日,可态度却是全然的不同,上一回她存粹是在惹夏衍生气,就是不想说夏衍爱听的话,可这一次,她的回答却带着几分正真的不情愿:“我不嫁。”

  夏衍吓唬她:“不嫁也得嫁,不然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家去关起来。”

  “我就不!”林安康止住的眼泪又一次开始往下掉:“我都瞎了,我不嫁!”

  大抵许多人都会这样,无法接受有残缺的自己,更无法用残缺的自己面对心爱的人。

  林安康在此之前拒绝再见夏衍,便是此刻见到了,还在夏衍怀里哭了一场,却还是做不到让这样的自己与夏衍成婚。

  夏衍也很固执,绝不在这件事情上做任何的退让。

  于是林安康推开夏衍,跑回了屋里。

  林安康先前是跳窗户出来的,此刻自然也是跳窗户回的屋。

  夏衍追上去,却被紧闭的窗户挡在了外头。

  “安康……”夏衍轻声唤道。

  林安康就站在窗户前,拿背抵着窗:“不许进来,进来我就叫人了。”

  因林安康在将军府的遭遇,这几日林府也戒备森严了起来,林安康这边一叫,外头能冲进来一堆的人。

  夏衍无法,只能在屋外乖乖站着,还对林安康道:“那你快去睡,别着凉了,我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  林安康没回他,直到听见他离开的动静,这才迈步往床边走。

  林安康内力深厚,瞎了眼睛,其他感知便越发灵敏了起来,然而就算这样,她还是很不习惯,甚至在快到床边时,踢到了一张绣墩。

  “这边。”早就醒来的林安宁伸手拉住林安康,带着她回到了床上。

  盖好被子,林安宁侧躺着看着林安康,忍不住想要劝说:“安康……”

  只是才起了一个头,便被林安康给打断了。

  她问林安宁:“安宁,如果你的脸被人划花了,你还想见萧瑾晚吗?”

  林安宁愣了一下。

  林安康:“你现在或许会想,若他只是这样便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