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番外十一

作品:对不起,我瞎|作者:昔邀晓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2-05 16:35:55|下载:对不起,我瞎TXT下载
  咻——啪!啪!啪!

  箭矢破空,作为靶子的物件一一炸裂。

  每一轮只有分数最高的两个人才可以进入第二局,因为第一局人多,只能依靠箭矢上的标记来判定谁射中了什么东西,所以一箭多中并不算分,只看那一箭最后射中了什么。

  越小越远的靶子分数越高,然而船体摇晃,远处的靶子极其容易被前面悬挂的靶子遮挡,所以直接将前面的障碍物击碎击穿,也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

  问题就是,一箭多中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可在第五轮的船上,居然有足足三个人,能做到一箭连中,击碎击穿前面的物体,让箭矢直达后方的靶子。

  每人五箭,夏衍胜券在握,射完后便看向身旁的“堂妹”夏夙,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夏夙身边的小男孩。

  小男孩一身月白色的圆领长袍,雌雄莫辨的稚嫩脸庞粉雕玉琢,像极了他妹妹最爱的那一尊瓷娃娃。

  小男孩也放下了手中的弓,看速度,对方只比自己慢一点。

  夏衍这时并未意识到什么,毕竟这次比的不是速度,有些人闭着眼睛瞎射,五箭脱靶照样也能这么快。

  但最后的结果出来,却让他大为意外。

  擅长射箭的夏夙排到了第四,这没什么,夏夙准头好,但是力气不够,偏偏连射最需要力道,会是这样的结果这很正常。

  第三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,虽不曾一箭连中,但准头很好,能直接略过障碍物射中后面的靶子。

  第二就是夏衍。

  夏衍皱了皱眉,转身看向第一。

  第一正是那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小男孩。

  小男孩此刻正在和身边一个小姑娘说话,夏衍的目光没在那位姑娘身上停留,直直落到了小男孩身上,小男孩察觉到什么,回头看了一眼。

  发现是夏衍这个第二名,她缓缓勾起唇角,回以一个挑衅意味十足的笑。

  夏衍收下挑衅,决定在第二局给她好看。

  然而第二局的规则与第一局有所不同。第一局五轮下来还剩十人,十人分五组,两两比试,胜出者进入第三局。

  谁和谁比,就看抽签的手气如何了。

  而很凑巧的是,第二局,夏衍并没有对上那个小男孩。

  但夏衍看了小男孩的第二局比试。

  比试开始之前,夏衍还听到同小男孩一块的姑娘给小男孩加油鼓劲,那姑娘叫小男孩“安康”,小男孩抽签的时候在自己的签纸上写了个林字,想来全名应是叫林安康。

  岸边灯火摇曳,橙色的烛光打在林安康身上,湖面水波粼粼,若去掉一旁林安康的对手,此情此景足以入画夏衍看着她拿起大弓,轻轻晃动的船只似乎影响不了她分毫。

  她一脸沉稳,搭箭,拉弦,松手。破空声后便是物体接连炸碎的声音,河岸边响起一片叫好之声。

  第二局是两人轮流射箭,一箭多射,可累积分数。

  这么一箭下来,林安康的分数已经高得很可怕了。

  和林安康的干脆利落不同,林安康的对手本还有些看不起林安康这个小孩子,多有轻视,此刻又被林安康起手这一箭给吓到了,心态崩得一干二净不说,磨磨蹭蹭半天射出第一箭,居然还一个都没射中,两边河岸上的人都在倒喝彩,让他赶紧下来别丢人显眼。

  结果那人还真就跑了。

  夏衍的眉头顿时皱得比刚刚输给林安康还要厉害,心里不满怎么让她遇上这么个没用的废物对手。

  留下的林安康一人在船上,生气地把这一局剩下的四支箭全给搭到了弓上。

  众人还未回神,林安康就松了手,四支箭一并射出,靶子炸裂之声如同暴雨砸下,噼里啪啦轰了个没完。

  待最后声音停下,两边的河岸在寂静了一瞬后,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尖叫与喝彩。

  更有被惊艳了一脸的大姑娘玩笑似的往船只上扔香囊手帕。

  林安康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她这一局不是被让的,而是她就是有这个实力,进入最后的第三局。

  夏衍皱起的眉头也跟着舒展开来。

  一旁的夏夙趴在河边栏杆上,嘴里可惜夏媛媛为何不在,这么厉害一个小哥哥,完全可以抓回去给夏媛媛做童养婿了。

  口无遮拦的夏夙说完这句就被夏衍敲了头。

  第三局,怒气未消的林安康终于对上了夏衍。

  第三局是最后一局,剩下的五个人轮流射箭,而且这一次的靶子不再是死物,而是活人头上顶着的水果。

  船上五人都没想到最后一局会是这个,已有人生了退意。

  和参与者的犹疑不同,岸边围观的气氛越加热烈了,果然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。

  林安康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弓,又看了看站在对面船上,没被绳子绑住,就这么顶着西瓜站在柱子前的人。

  陷入了沉思。

  第三局开始前,有一人退出,于是就剩下了四人。

  包括林安康在内,四人表现都还不错,都是一箭就射中了西瓜。然后西瓜被拿下,换成了稍微小一些的香瓜。

  香瓜之后是大苹果,苹果之后是李子。

  换成苹果的时候,又一个人退出了,剩下三人。

  最后换成李子,夏衍没甚反应,林安康认真想了想,最后还是没退出,另外一人的手在抖,但他也坚持留了下来。

  夏衍与林安康都是一箭射中那人头上的李子,岸边呐喊的声音吵得人脑袋发晕。

  剩下一人从举起弓箭开始就在抖,林安康看着不太妙,也抽了只箭出来。

  之后那人果然射低了,林安康一箭射出将他的箭打落,却不想顶水果的人被吓到,往边上走了几步,而林安康的那支箭,正好就朝着那里去了。

  咻地一声,又是一箭,把林安康的箭带到了河里。

  林安康看向夏衍,说了句:“多谢。”

  夏衍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谢就不必了,你与那人,本都不该留下。”

  林安康一愣:“什么?”

  夏衍:“他不过是表现的明显一些,其实你和他一样,都没把握射中,只是你运气好而已。拿别人的命赌自己的运气,你和他,半斤八两。”

  其实第三局留下的人箭术都不差,这种距离射中李子并不是什么难事,所以这不是技术实力的问题,而是心态的问题。

  ——很可能会错手杀人。

  此等心理上的压力足够把人击垮,与直接将李子吊起来射是完全不同的结果。

  夏衍十二岁就被自己老爹扔去军营里摸爬滚打,杀过人尝过血,自然也不会有这方面的心理压力。

  林安康不同,她再厉害,如今也不过是个十二岁大的孩子。

  心态不稳手一抖,很可能就要了旁人的命,所以夏衍才说,她不该留下,拿别人的命赌输赢。

  林安康自然知道,可她抓紧了手中的弓,嘴硬道:“不试试怎么知道!”

  夏衍:“拿别人的命来试?”

  林安康:“我很厉害!我一定不会失手!”

  夏衍笑出声:“你在哪捡来的自信?和我说说,我也要去捡。”

  生气的人最见不得别人比自己态度轻松的模样,因而林安康简直要气炸:“我绝对不会失手!”

  夏衍看着林安康固执的面容,收回视线:“好吧,你高兴就好。”

  林安康真的炸了,她不顾现下还在船上,扔下弓就朝夏衍扑了过去。

  林安康家里,除了如今外放的大伯,她的父亲小叔都是武官,因而她从小就跟着习武。

  林安康资质本就逆天,便是寻常的拳脚功夫,也能在她身上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实力来。

  所以夏衍是真的没想到,自己也有差点被人按着揍的一天。

  当然,是“差点”。

  林安康的上限不封顶,奈何起点并不高,十的两倍撑死了也就是二十,能打得过夏衍才怪。

  所以不过片刻,她就被夏衍给摁住了。

  夏衍脸上肩上肚子上各挨了一拳,此刻仍在隐隐作痛,林安康也好不到哪里去,肩膀脱臼,右眼也被打青了。

  “安康!”岸上的林安宁被吓得差点掉进河里。

  林安康就算被摁住了也不服输,大声喊道:“我不服!我会输给你,不是因为我不如你,而是因为你学得比我多!”

  林安康年纪虽小,可悟性却和她的资质一样,好得有些吓人,不过片刻便发现了自己差在哪里。

  夏衍听多了这样不服输的言论,说什么他夏衍也不过是仗着出身好,能找到好先生好师傅教导,这才比他们都厉害。

  可这大多都是在背后酸他,还是头一次见到当着他的面说的。

  于是夏衍便大发慈悲给了她一个机会,说道:“好,那你来将军府,我让教我武功的武师傅也教教你,看看你以后还打不打得过我。”

  林安康:“来就来!我才不怕你!”

  夏衍不是吓唬她,林安康也不是说的气话。

  当晚,夏衍就把林安康拎到了将军府认门。

  夏夙也拉着林安宁跟着回了将军府,还跑去和夏衍的大哥二哥告状。

  很快,夏衍的大哥二哥就过来了。

  夏衍的二哥是个武痴,他偷摸摸过来,才一看到林安康就眼睛一亮——这个根骨,可以啊。

  老二问老大:“她叫什么?”

  老大笑眯眯地告诉他:“林安康。”

  老二,摸下巴:“有点耳熟。”

  老大笑呵呵,却又不明说。

  老二突然想起来,一拍脑袋:“那不是林家的大姑娘吗?老三怎么回事?把人姑娘当成小子给打了,还把人给带了回来?”

  当年林安康在睡梦中把木盒子带回家,林安康的母亲林夫人发现了木盒子里的首饰,自然会拿回将军府来,还给他们。

  然而将军夫人不好意思说这是夏衍偷了他亲娘的首饰送人,便说这是自己看林安康顺眼才送的,让林夫人把首饰收了回去,还顺带问了林安康的名字。

  这事夏衍和林安康都不知道,老大老二却是知道的。

  此刻见老三居然阴差阳错把人小姑娘当成了小子带回来,自然是乐得看热闹。

  于是老大抬起食指,放到唇边:“嘘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