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番外九

作品:对不起,我瞎|作者:昔邀晓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2-05 16:35:55|下载:对不起,我瞎TXT下载
  之后几天,夏夙不是待在锻造室,就是满山乱跑,再要不就是去看看帐册、看看信件请帖,再回上这么几封,也算履行了她作为未央宫二宫主的职责。

  某天,轮休的小家伙们在夏夙这儿闹腾,突然便有一个从外面跑进来,手里抓着才买的糖葫芦,进来后给包括夏夙在内所有人一人分了一支,然后才说道:“山下有人打架。”

  夏夙一手糖葫芦,一手信件,听着小家伙们在那讨论山下的事情。

  这些孩子都是捡来的,一个个都性格各异。

  但因为夏夙和林歇会轮流带他们出门,所以他们最粘的就是夏夙和林歇。

  夏夙有一搭没一搭听他们在那说话,突然就听到一句:“……就上回,在山路上跟了夏姐姐一路的那个,小五不是和他交过手吗。”

  夏夙猛地抬头:“你们说谁?”

  夏夙知道自己问的有点多余,跟了自己一路还和小五交过手的,除了祁艋还有谁。

  可不是都说清楚了吗?祁艋怎么还是没走?

  哦,不对,好像没说完,可她嫌蚊子太多,就先走了。

  夏夙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。

  祁艋该不会从那天起就一直在山下没走吧?

  他不是很缠人的吗?不该直接上来找她跟着不放的吗?

  安安静静在山下蹲着算什么?他如今竟是这般有耐心了吗?

  夏夙把手中信件往桌上一拍,想了想,便吩咐几个小的,没事轮流下山去替她看看人。

  祁艋在山下又住了几日,突然某日收到信件就离开了,那几个小的巴不得出门玩,便借口跟了去,回来便告诉夏夙,祁艋如今在东境带兵,回去是因为收到了军情急报。

  东境……夏夙这才想起曾经故意给他留下的错误线索,扶了下额。

  夏夙本以为到这也就算了,当初那份被她错失的情谊哪怕再深,如今过了三年,祁艋找到了她,执念也该得圆满,如今他们又是各有前程,一东一西,那山川湖海也足够阻隔两人。

  谁知又过了半年,朝堂在专司江湖事宜的壁穹司之外,又多加了一个追风营。

  各门派少不得要派人去接洽,夏夙自然也得出面负责此事。

  曾经人人都不懂,疑惑未央宫这么一个大门派,为何要让一个不懂武功,说话又不好听,一点也不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人来做二宫主,但在夏夙无聊,对外开通了武器铸造的业务后,一个个都不约而同地真香了。

  如今出门在外,各大门派也都习惯了夏夙的说话不留情面,看在她巧夺天工的手艺上,基本不会有人放在心上。

  会放在心上的,多半也是不入流的小角色,自然无人会把他们的愤懑不平放在心里。

  此次登门追风营,一众大门大派不是来了掌门就是来了门内德高望重的长老,跟来见世面的小辈都在外头候着,夏夙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混入人群中真是要多突兀又多突兀。

  有从别处调拨至追风营的士兵,以前从不曾接触过江湖人士,此刻看见身材矮小的夏夙,不免猜测这是哪位掌门大佬的闺女走错了地方。

  谁知厅堂内的江湖大佬们见到夏束,都一一与她打起了招呼,竟是以同辈的态度相待。

  那士兵顿时紧张起来,心想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练了神功返老还童的武林高人吧。

  夏·武林高人·夙裹着厚厚的狐裘,抱着手炉,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怀疑自己可能要着凉生病,并在心里暗骂那位不知是圆是扁的追风营统领怎么还没来,可别是走半路上被雪滑到摔死了。

  期间众人自然也说起了这位天降的追风营统领,听说是曾带兵镇压边境叛乱的将帅,原先在东境任职,这不东境终于太平了,这位将领就自请到了这边。

  听说这位将领出身北境,在东境将那些躁动搞事的部落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,这会儿又来了西边。

  众人便打趣,说这位可别是要把四境都给跑一遍。

  唯独夏夙,已经在想要怎么跑路,或者待会儿要怎么反应,才能显得自然一些了。

  毕竟在她认识的人里面,有一个,符合上述所有条件。

  若真是他……

  一阵整齐的快步声传来,两支士兵从门口贯入,分开两侧围绕厅堂,站定后整齐划一的一声呼呵,威严肃杀之气油然而生,厅上众人皆都噤声不语,被突然出现的紧张气氛震得警惕万分。

  随后,众人等待许久的追风营统帅终于现身,他没穿铠甲没带头盔,只一身武官的官服,看着莫名添了几分规矩和克制,却还是难掩其一身铁血冷然。

  还真是他。

  不对,这真的是他吗?

  夏夙有一瞬间的恍惚,若说半年前还有那么一丝一毫的踪迹可寻,那么现下,就真的是半点不见曾经的影子。

  她回忆往昔,发现自己已经彻底想不起来最初见到的那个少年是什么模样了。

  祁艋目不斜视地走进厅堂,在首位落座,众人这才一一回神,由武林盟盟主打头,与其交谈商议。

  期间不免要各自做番介绍,武林盟盟主便一一为祁艋说明。

  轮到未央宫时,盟主说完夏夙的姓名,还把未央宫介绍了一遍。

  祁艋看向夏夙,见夏夙垂眸喝茶并不言语,便只说了句:“许久不见。”

  夏夙放下茶盏略一点头,并不说话。

  于是众人便知晓,这位追风营统帅与未央宫二宫主,是认识的。

  最有意思的是,说起话来无所顾忌的未央宫二宫主一到这位祁将军面前,便如同锯了嘴的葫芦,基本不会多吭一声。

  江湖事多,也从来不缺热闹,数年下来恩怨情仇风波不断,却因有了追风营这么一尊庞然大物镇着,少了许多的纷乱。

  渐渐地,这位杀伐果决的祁将军也融入了这个刀光剑影的世界,有知道祁艋至今还没成家的,更是打起了把家中女儿或门下女弟子送入追风营统帅府的主意,好能与追风营攀上关系。

  可数年过去,这位祁艋将军始终都是孤家寡人,无论是被动送上门的姑娘,还是主动靠上来的姑娘,皆都被他一一无视,不解风情到叫人绝望。

  若非其过年还会回趟北境去与家人团圆,众人都要当他是石头里蹦出来的,不知情为何物,欲为何物了。

  与祁艋一样,多年来不曾成家又名声显赫的还有一位,那就是未央宫二宫主夏夙,不过夏夙个子矮小脸又显嫩,经常会让人忘了她的年岁,只把她当做还不到出嫁年龄的姑娘,所以在意的人并不多。

  当然也有人去过未央宫提亲,奇怪的是,但凡去提了亲的人,没多久就会倒霉,不是被追风营彻查抖露出丑事,就是事事不顺走在平坦的大街上都能摔一大跤,导致众人都觉得邪门,再不敢请媒人上未央宫的门。

  他们一个不娶,一个不嫁,就在隐隐有人看出端倪之际。

  众人得知祁艋回了一趟北境,竟是成亲去了。

  成亲后祁艋带着妻子过来,却听说是个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的,众人想见一面都难。

  只知道祁艋将军对其疼惜得紧,宠着护着,俨然一副百炼钢化绕指柔的模样,丝毫不见往日的冷然无情。

  也就在那之后没多久,莫名消失了一阵子的夏夙重新回归众人视野之中,依旧是一身华贵到不像是来混江湖的衣裙首饰,只是曾经的姑娘发式换做了妇人的发髻。

  珠钗玉坠,朱颜粉黛,看着也比以前更加娇气,嘴也更毒了。

  众人好奇不已,却诡异地不曾把二人联系到一块。

  更不知他们已在那年于北境成婚,未央宫也在他们回来后另办了酒席,请来的宾客中甚至有久居京城的镇远侯府老夫人。

  多年后的某日,一江湖少年好奇传闻中的追风营统领夫人究竟是何模样,便偷偷闯入追风营统帅府的后院,就见那布局雅致的院子里,祁艋将军将那未央宫的二宫主压在树下的躺椅上,耳鬓厮磨肆意亲昵。

  察觉有人窥视,祁艋身影飞快地把人抓住,并反手就扔给了外头守卫的士兵。

  士兵们都是知道自家统领夫人的身份的,因而少年大呼小叫也不见他们诧异,只把少年嘴巴一堵手脚一捆,先扔进牢里,等迟些将军有空了,再把人放出来审问。

  祁艋回了后院,就见夏夙已经从躺椅上起来,凌乱的衣衫也整理妥当,唯独发丝还有些凌乱,显出了别样的风情,让他忍不住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

  “好夙夙,今年同我回北境吧,我保证再不乱来了。”

  祁艋从背后揽着夏夙的腰,低声哀求,哪有半分追风营统领的威风。

  他口中的“乱来”,发生在去年他带夏夙回北境过年的时候,因夏夙不许他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,祁艋在这边只能偷摸着亲近夏夙,唯独在北境才能无所顾忌。

  结果去年他无所顾忌过了头,哄着夏夙陪自己喝酒,还拉着醉酒的夏夙,整整三天没让她迈出屋门半步。

  夏夙羞臊不已,才能下床便回了淼州未央宫,颇有负气回娘家的架势。

  最后的结果就是,祁艋一路追到未央宫,就见夏夙把自己屋里的门窗关得紧紧的,任由他在外面怎么敲门敲窗也不让他进去。

  祁艋连哄了大半个月,才把人哄消气。

  刚刚差点就被祁艋压在无遮无拦的院里给办了,此刻听祁艋这般信誓旦旦,夏夙也不过冷笑一声,咬牙回了一句——

  “我信你个鬼!”

  【番外夏夙x祁艋·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