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番外七

作品:对不起,我瞎|作者:昔邀晓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19-12-05 16:35:55|下载:对不起,我瞎TXT下载
  吃酒误事啊……

  夏夙睁着昨夜哭红的眼睛,在床上躺尸。

  她在祁府待了六个月,又在北境军待了三个月,眼看着半年多过去,硬是不曾让祁艋与自己的关系有半点实质意义上的靠近,结果一晚上过去,大半年的严防死守瞬间化作乌有。

  偏偏这还是她自找的,想骂人都只能骂自己。

  夏夙叹息,并动作缓慢地调整姿势,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团。

  她刚刚睡醒,浑身上下都在疼,好在祁艋还有点良心,没咬了她就走,而是把她身上弄干净了,给她穿上衣服盖好被子才走的。

  对,祁艋走了,夏夙醒来的时候没看到他。

  所以她喝醉时候的胡乱猜测是对的?祁艋不过是一时新鲜,得手之后自然就倦了?

  那可真是谢天谢地。

  夏夙闭上眼,死死拽着自己衣襟的五指用力到指节发白,松开时指关节痛到无法动弹。

  夏夙不知道自己之后到底睡着了没有,只依稀记得,与她同一营帐的姑娘回来了,那姑娘发现她额头滚烫,立马叫了军医过来。

  北境军的军医也是寻医阁的大夫,一把脉便知夏夙昨夜与人行过房事,便避开他人,问夏夙是否需要避孕的汤药。

  夏夙点头后,那大夫自去开药,让她好生休息。

  夏夙一睡睡到正午,被人叫醒来吃东西喝药。

  夏夙睁开眼,发现端了午饭和汤药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祁艋。

  夏夙微愣,定定地看着祁艋,发现祁艋脸色有点不太好,唇色发白,状态看着比她还糟糕。

  但看见夏夙起来,祁艋笑了,那两颗堪称罪魁祸首的虎牙晃得夏夙有点晕。

  祁艋端着碗要喂她吃饭。

  夏夙直接把碗接了过来自己吃——她是难受,但也没到需要别人喂饭的程度,而且目前看来,祁艋才更像是那个需要别人喂饭的。

  所以他怎么了?

  夏夙有些懵,她明明记得,昨晚被折腾得半死不活的应该是自己才对。

  夏夙不动声色地观察,敏锐地发现了祁艋衣领边缘冒出来的白色纱布。

  等吃了饭喝了药,夏夙抬了抬下巴,问祁艋:“你怎么了?”

  夏夙昨夜把嗓子喊哑了,祁艋一听,便又起身去给她倒了碗温水来。

  看着夏夙接过水碗慢慢喝,他才回答道:“昨晚的事情,我爹知道了。”

  夏夙动作一顿,低垂的眼眸看着碗里轻晃的水面,没说话。

  祁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,强忍着笑意,得了便宜还卖乖:“他被气得够呛,说我乘人之危,就罚了我几下军棍,可昨晚明明是你……”

  祁艋的话语中带着埋怨,可若夏夙抬起头,就会发现祁艋脸上的笑容真的是要多傻有多傻。

  被军棍打得后背皮开肉绽还能傻笑着跑来给人端汤喂药的,也就他了。

  不曾抬头的夏夙:哦,被打了,所以过来了。

  不知道夏夙在想什么的祁艋:哼,若不是被打,我早就带着早饭回来了。

  两人的思路走向了全然不同的方向。

  祁艋原来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