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78章 席少爷的剖白

作品:我的哥哥是隐藏大佬|作者:红绪拂心绕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10-18 19:54:34|下载:我的哥哥是隐藏大佬TXT下载
  容姨一听,脸顿时黑了下来:“二少爷,就算你花名在外,也不能把咸猪手伸到表小姐身上啊!这让大少爷怎么原谅你!”

  表小姐可是我们大少爷的!

  南宫律欲哭无泪:“我真没有……”

  可容姨那眼神,明显就是不信他。

  “噗嗤!”鲜于鲭忍不住笑了出声。

  南宫律赶紧找她救场:“鲭鲭妹妹,我刚才只是想和你打招呼而已,没对你动手动脚,你可要为我作证!”

  容姨轻瞥了南宫律一眼,劝诫起鲜于鲭:“表小姐,你一向与人和善,但有时候也不能太好说话,不然别人容易变本加厉!”

  “嗯,我明白。”鲜于鲭受教地点点头。

  随即,对南宫律说:“二少爷,这次我可以原谅你,但以后希望你能注意一些。”

  “否则……”花小脆又补了下踢脚的动作。

  南宫律:“……”

  我到底还是不是南宫家的二少爷了?怎么个个都这么欺负我!

  虽然开头闹了这么个插曲,容姨还是没将南宫律赶出去,依然给他准备了饭菜。

  整顿饭,南宫律都一脸哀怨地望着鲜于鲭。

  鲜于鲭心里偷笑:谁让你上次把我带去慈善舞会就丢下我不管的!这样整一整你,看你还敢不敢再把主意打到我身上。

  果然,南宫律来了好半天,都不敢提要鲜于鲭陪自己去参加朋友聚会的事了。

  从此,他记住了一个“仇人”,就是那个叫“花小脆”的臭丫头。

  哪一天,非得让她跪在自己面前,跟自己道歉不可!

  南宫律离开后,容姨还是把花小脆训了一顿。

  不过,不是因为她打了二少爷,而是她不该骂二少爷是臭流氓。

  花小脆懂了,以后对二少爷只能动手,不能动口!

  --------

  晚些时候,席君勒也来了。

  一周不见,他也清瘦了些。鲜于鲭猜想,估计是为了小雨骨髓移植的事情。

  “谢谢你上次帮我送礼物给小雨!”席君勒是来道谢的。

  鲜于鲭不在意这个,她问:“小雨动手术了吗?”

  “没有……”席君勒眼神暗淡了下来。

  鲜于鲭试探地问:“他姐姐不愿意是吗?”

  “你知道了?”席君勒挺意外,也有些感动。

  自己只让鲜于鲭帮忙送礼物而已,可她却陪小雨过生日,还给小雨拍照,甚至还会关心小雨的病情。

  席君勒忍不住对她倾诉:“我真的不想让小雨失望!可是……可是又实在无能为力!”

  他很难受,也很愧疚。难受的是没办法救小雨,愧疚的是明明已经答应了小雨会治好她的病,却食言了!

  鲜于鲭明白这事谁都安慰不了他,只能劝一句:“你尽力了。”

  都说人定胜天。可这世上,还是有许多事情,不是努力了就有好结果的。只能求无愧于心!

  席君勒想获得的安慰,也不过如此。他明白有些事情改变不了,就是希望有人能陪自己一起度过而已。

  “你还能陪我一起去看看小雨吗?她这两天,情绪很低落。”席君勒语气里含着期盼。

  鲜于鲭原本和南宫昕约定好,不和他再接触;可此时,她不忍心开口拒绝。

  她也挂念着小雨!

  终于,她还是和席君勒一起去了医院。不过,不是坐他的车,而是由姜蓦赫开车载他们过去。

  到医院的时候,小雨刚刚因为并发症引起的呼吸道出血,而被送进了急救室。

  小雨妈妈守在急救室门口,看到席君勒和鲜于鲭,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。

  “我做好心理准备了,可是,还是舍不得小雨啊!老天爷为什么非要夺走我的小雨?她还这么小……”

  小雨妈妈泣不成声,席君勒也红着眼眶。

  一旁的护工上来扶走小雨妈妈,席君勒一拳捶在墙上,恼恨地说:“都是我!都是我……”

  鲜于鲭惊了一下,立即把他的手拉下来,一看,手背已经出血了,她赶紧叫来护士给他止血。

  “你怎么能伤自己的手呢?”鲜于鲭禁不住说他。

  他是音乐家,伤了手以后要怎么弹钢琴、拉提琴!

  席君勒沉默着,不言语。

  护士帮他上了药,又包扎完,也劝了句:“小两口有事就好好说,别动不动拿自己的身体撒气!”

  鲜于鲭哑然。

  因为席君勒戴着口罩和帽子,护士没认出他来,还以为是平常见惯的情侣吵架呢。

  劝完后,护士摇着头就走了。

  在舞台上意气风发的席大才子,此刻却颓然地坐在椅子上,盯着那只受伤的手发呆。

  片刻后,他说:“如果不是小雨的舅舅,我连命都保不了,更何况是这只手。”

  方小雨的妈妈,就是当年救席君勒的那个小男孩的姐姐。

  席君勒起初只是把小雨当作一个特别的小粉丝,才关注她的病情。后来,见到小雨的照片,看她长得和那个小男孩很相像,才去了解她的身份。

  他本以为,这是老天爷给他一个报恩的机会。没想到,他连这都做不到!

  鲜于鲭不知道他这段往事,但听他这么说,多少能了解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要救小雨。

  “我想,小雨的舅舅活着,也不希望你伤害自己的身体。”

  席君勒蓦然抬头,望着鲜于鲭那双和小男孩一样清澈的眼睛,有些恍惚:“假如,我救不了小雨,你会原谅我吗?”

  鲜于鲭莫名所以,不过还是回答:“你又不是医生,也不是捐赠者,救不了小雨也不是你的错啊!”

  其实,就算是医生,还有那个捐赠者,也不一定百分百救得了小雨。

  这一句话,让席君勒有些释怀了。

  是的,他倾尽全力了!

  为了说服那个捐赠者姐姐,他上门去求了好几天。可人家却闭门不见,因为她的弟弟是为了过来捐赠骨髓才出车祸去世的。

  不管自己提出什么条件,人家就是不肯答应,生生地让小雨错过了动手术的最佳时间。

  可这又有谁做错了呢?

  捐赠者心甘情愿要来捐赠骨髓,人家的姐姐因为弟弟的突然离故而悲愤拒绝,他也尽力去争取过了。

  所以,为什么要揪着自己不放呢?

  “谢谢你,鲭鲭。我真庆幸能遇到你!”

  席君勒眼里闪着晶亮的光,鲜于鲭看不懂里面的含义:“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感受而已。”

  喜欢我的哥哥是隐藏大佬请大家收藏:我的哥哥是隐藏大佬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kbwa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