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1105章 山原香,不是一个好阿姆

作品:大荒神记|作者:戈壁小树苗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20-10-18 19:07:47|下载:大荒神记TXT下载
  紫殊和桑叶喝了一夜的酒,后半夜,两人背靠着背坐着谁也没有再说话。

  桑叶看着她儿时住过的阁楼,心情也渐渐平静。

  失望多余期待,温馨快乐的日子,几乎没有。

  或许有,可那会她太小了,小到她已经忘记被阿姆抱着是什么感觉?

  紫殊看着青岩部落的方向,脑海当中浮现出现了昔日在部落的场景,她的嘴角不自觉的带出了点笑意。

  *

  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,冰雪峰在阳光的映射下,泛起了一圈淡淡的金光。

  不管是开心还是难堪的往事,都随着天亮被埋葬在了心间的最角落里面。

 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,过去的终究只是往事。

  紫殊将葫芦里剩下的酒一口喝完,随手一丢,酒葫芦咕噜噜的朝着山下滚去。

  “收拾一下东西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  她体内空间当中,种了两株葫芦藤,长势很好,每年都能收获不少的葫芦。

  倒是不愁,以后没有装酒的葫芦,所以可以随便扔。

  桑叶也恢复了平日的清冷,昨晚的脆弱仿佛是一场幻觉。

  她将手里的酒葫芦一丢,看着初升的太阳,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。

  “没什么好收拾的,要带走的东西,我早就已经收拾好了,走吧。”

  两人带着一身的酒气下山,秋水从山洞当中走出,鼻子嗅了嗅,看着两人噘着嘴,不满的说道:“你们居然背着我偷偷喝酒了?”

  秋水感觉自己被她们两个排斥在外了,气得眼圈都红了。

  紫殊和桑叶对视一眼,不会又要哭了吧?

  紫殊轻咳一声,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我昨晚叫你了,你说你要抓紧时间修炼到结印,就不来了。”

  事实是她压根就没想喊秋水。

  “我昨天晚上有说过这话吗?”秋水的脸上露出了迷茫之色。

  紫殊撞了桑叶一下,使了一个眼色:该你上场了。

  桑叶斜眼:你以为我和你一样,张嘴就骗人。

  紫殊翻了一个白眼:行,你不骗人,一会哭了你来哄。

  桑叶面色一僵,很认真的点了一下头说道:“说了,你难得这么积极的想要领悟意境,我们自然不好打搅你了。”

  秋水见紫殊和桑叶都这么说,凝眉不解:难道我真的说了,自己忘记了?

  紫殊看到白泽和风铃几人都出来了,就朝着他们微微颔首,拉着秋水就朝山下走去。

  “好了,别想了,你东西收拾好没有,我们马上就要走了,还有没有想要买的东西?

  趁着现在没走,赶紧买,免得以后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“收拾好了,需要买的东西我都买好了。”

  这一打岔,秋水很快就忘记了紫殊和桑叶背着她喝酒的事情了。

  桑叶看着秋水的背影,这么容易就被忽悠过去了,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太好骗了,以后可得多看着她一点,要不然被人卖了都不知道。

  众人有说有笑的来到山脚,一名中年女人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,正站在远处朝着这边张望。

  中年女人看到桑叶,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,她拉着小女孩的手,快速的朝着这边走来。

  小女孩腿短,而且地面很滑,被她拉着踉踉跄跄。

  她不知道是没有注意到,还是根本就不在意,速度不仅没有减慢,还在加快速度。

  阿月脚下一滑,差点摔倒,又被她的阿姆扯着手臂拉起后快速朝前面走。

  阿月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要断,眼眶发红,咬了咬唇,却不敢哭出来。

  因为她知道,她要是哭出来了,她的阿姆不仅不会心疼她,还会打她。

  “桑叶”

  山原香的声音亲切,看向桑叶的目光,却跟在看一块可口的烤肉一般。

  眼中太多算计,唯独没有一个母亲看到女儿的欣喜。

  桑叶原本不错的心情,在看到两人的时候,瞬间消失。

  她下颌紧绷,面色比平时更冷了几分。

  不过,在看到女人苍老的面容,还有发间的白丝时,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,眼中闪过一抹惊讶。

  几年不见,怎就如此苍老了?

  她不是嫁给了青桑千夫长了吗?

  难道他对她不好吗?为何会气血两亏,寿元不多的样子?

  桑叶的目光转向小女孩,她又生了一个孩子了?

  一股失落的情绪,在心间升起。

  这终究是自己的阿姆,哪怕是桑叶表现的再冷漠,再次相见,还是会多关注几分。

  山原香看到桑叶停了下来,心中一喜,好像看不到桑叶的冷脸一般,一脸亲热的说道:

  “桑叶,你总算是下来了,他们不让我上去找你,我就只好在这里等你了。这是你妹妹阿月,你这几年一直在外面历练,还没有见过她吧。”

  她说着,推了一下阿月的后背:“这是你姐姐,快叫人啊。”

  阿月被推了一个踉跄,眼看就要跌倒,她已经准备好迎接疼痛,结果一股力量,将她扶了下来。

  阿月站稳之后,脚下太滑,身体还晃了晃。

  她原本就苍白的脸,被这么一折腾,看着更没有血色了。

  紫殊在这女人喊桑叶的时候,目光就转了过来。

  这女人气色极差,修炼到了第六变,并未蜕凡,气血两亏,估计有旧伤在身。

  她的面容虽然显老,不过五官秀美,年轻的时候估计也是一个美人。

  她身着火云绸做成的长裙,颜色有些艳丽,如果她脸上的皱纹少一点,还是很漂亮的。

  这个叫阿月的小丫头,穿着的是一件初级凶兽皮做成的衣服。

  冬城本来就冷,桑叶住着的这座山峰更甚。

  守在山峰下方的战士,估计也是考虑她们两人的身体状况,才不让她们上山的。

  毕竟,平时普通人从这边过的时候,都会绕道走,就是怕寒气入体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  不管她有什么目的,将一个还未觉醒的孩子,带到这里来都不适合。

  单从这一点来看,这个女人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阿姆。

  “阿,阿姐。”阿月看着桑叶的目光,有几分忐忑,还有几分羡慕。

  桑叶见她冷得发抖,眉心蹙起,到底还是有些不忍,翻手拿了一件兽皮披风,朝着阿月扔了过去。

  喜欢大荒神记请大家收藏:大荒神记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kbwa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