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205章 大结局

作品:帝王蛊,妃本无心|作者:陌离轻舞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4-02 20:03:44|下载:帝王蛊,妃本无心TXT下载
  “霜儿,你好狠心!”轩辕恒的泪水再次洒落。

  原来她所说的不离开,竟是如此。如此无可挽回,如此而已。

  “两个孩子,小太子与小楚王,会日渐长大,他们会有新的母妃甚至母后,而恒你,也应当有新的皇后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?你这是嫌我的心还不够痛么?”轩辕恒愤然悲伤。

  “恒,时光会慢慢抚平一切伤痛,若你日后想起我之时,不再有痛苦,而只余幸福与美好的记忆,那将让我在泉下得偿所愿。”

  霍映霜衷心诉说着,只愿眼前之人的痛苦能减轻一点点,“恒,还记得我们一起看过的萤火虫么?我听人说过,一盏萤火带着一个灵魂。当你在夜晚看到盏盏萤火出现之时,那里一定有一个我。”

  “霜儿,好狠心,你好狠心……”轩辕恒再次将霍映霜轻轻拢入怀中,万般不舍地絮絮轻语,“不要离开我,无论如何,请你不要离开我……”

  东昊皇宫这段日子根本难以平静,除了皇上同时册封皇后、立太子与赐封楚王这三大喜事,还发生了一件人人不敢多言的怪事。便是宫中魏容华突然暴病身亡,死时颜面暗黑,无人知她得的是什么急病。

  因为恰逢东昊的三大喜事,这样不吉利的后宫白事,自然便是只能在她的宫殿中稍稍向下人们宣示一下,宫中自然再没有几个人敢仔细过问,而朝堂上下也没有多少人有意关心了。

  魏芷依听到这样的消息后,背着众人偷偷为姐姐落了几行泪,只为姐姐的死,直接起因便是她这个亲妹妹的“背叛出”。

  可这几行泪,仍是被轩辕诺看到了,不禁宽慰她道:“像她那样的恶毒之人,怎配得到你的眼泪?你应该庆幸,皇上与皇后娘娘心怀宽厚,没有因她罪及魏太保以及你们魏氏一族。”

  魏芷依闻言,忙向着皇宫方向下跪叩拜:“伯父始终不知此中因由,魏芷依惟有代表伯父与魏氏一族万人,叩谢皇上隆恩,叩谢皇后娘娘大恩大德!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  待轩辕诺将身怀六甲的她扶起,她言语仍少不了千恩万谢。

  只是轩辕诺听着她“千千岁”的祝愿,想起霜儿如今虽贵为皇后,却命不久矣,不禁又再陷入感伤与悲痛之中。

  宫中,霍映霜每次醒来之时,皆能看到轩辕恒带着不舍与怜爱,轻笑着坐在身旁看着她。而纬儿与韧儿,也时时被人带至她身边,让她看一看,摸一摸,甚至抱一抱。

  然后,她不久便又会不由自主地昏睡过去,坠入无边的黑暗与梦境交错之中。

  四周静谧而温暖,室内除了她与恒,再无他人。

  “恒,你在这里等了我许久?”她轻问。

  “嗯。”轩辕恒点头,“诺说,你这个时候应该会醒来……他说的果然没错。”

  “诺,他今夜也在宫内么?”

  “是的,他就在寑室外,你是否想见他?”

  “不了。”霍映霜舒了一口气,轻笑道,“这半夜三更的,他怎么不回王府陪着魏芷依,还待在宫内做什么?这里,这个时候,只需有你陪着我,便好了。”

  “外面,有许多人候着,是么?”霍映霜又笑了笑道,“母后今日可有来过?”

  “嗯,她来看过你。如今也在外面不舍离去,你可想见她。”轩辕恒深吸着气,极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带有饮泣之意。

  “不必了,请你日后替我谢谢母后……恒,此时此刻,我只要有你陪着。”

  “嗯!”轩辕恒用力地点了点头,却没有说出更多的话。

  霍映霜却感觉到,手背上的润湿冰凉。

  “恒,你又在为我流泪了吗?”霍映霜躺在床榻上道,“你不必为我悲伤。虽然我马上便要离开这个人世,可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、伤心与遗憾。你是个出色的绝世帝王,我慕容映霜此生能得到你的爱,是多么的幸运,又是多么的幸福?”

  “霜儿……”轩辕恒饮泣吞声,无法成句。

  “恒,这几日我总是想起我们过去的美好时光。即使在梦中,我也总是回到我们的往日。你记得么?我们在上元佳节携手同游,我们在上林苑骑马打猎……我最忘不了的,是我们在上林兰苑看到的萤火虫,那夜,可真美啊……”

  “忘不了!霜儿,那夜的美,我此生都忘不了……”

  室内暗了下来,却不是无边的黑暗。点点繁“星”,在屋顶似被悉数点亮,竟是越来越多,越来越是璀璨,越来越是幻美!

  “萤火虫……”霍映霜一声轻呼,“好美,真的好美,便如那夜!”

  “恒,答应我,待我离开之后,要好好善待你自己。你更要答应替我,好好照顾我们的纬儿与韧儿。若他们有什么闪失,我……绝对不会原谅你!”她的话说得轻柔,却带着明显的“威胁”之意。

  “好,我答应你。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,直到我们的纬儿登基为帝,成为足以统治一国的君主。”轩辕恒道。

  “一言为定,绝不可食言,知道么?”霍映霜轻轻抚上他的脸,尽管于满天萤火的昏暗中,她感觉到他又再落泪,可是他说的话让她放下心来。

  纬儿如今不满三岁,到他成年登基起码还有十多年的时光。十多年,足够让忘记今日的伤痛,甚至忘记她这个人了吧?

  若然如此,她绝对不会怪他。她最怕的便是他下半生与悲伤相伴,她宁愿,他在后宫三千中,快快将她淡忘。

  “今后,我若想你,可怎么办?”轩辕恒轻吐的声音透着乏力与无助,“那些日子我如何度过?霜儿,你可知道我的怯懦?”

  “你是国君,怎能怯懦?日后若想我之时,便去看看萤火虫,我会在那里呢!”霍映霜笑望着屋顶幻美的点点萤光,声音却越来越弱。

  “我一定会去,你也一定要来……”轩辕恒应诺着,一时又觉胸中绞痛,难以自抑地冲口而出,“霜儿,你不离开我可以么?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?”

  霍映霜听到了她的恒几乎是愤怒的呐喊,可是,她实在太疲累了。她已经没有力气睁眼看着满室的萤火,而耳边,恒的声音也越来越小,越来越遥远……

  轩辕恒颤抖的手指抚到她脸上,感觉到她口鼻瞬间气息全无,不禁猛然从床榻上坐起,紧紧抱着她,在黑暗中痛极呼唤:

  “霜儿,不要!不许离开!霜儿,霜儿,你听到了么……”

  如韧殿寑殿之外,众多太医医女、宫人内侍静静垂首肃立。

  卫太后一时忧心地去偏殿看看熟睡的小太子与小赵王,一时又伤心地坐在堂前等待那最终的不幸消息。

  而轩辕诺则远远地坐在回廊的长凳之上,背倚着一根廊柱默默不语。

  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,他却在狠狠怨责自己,为何无力挽救霜儿一命。

  他们已在寑殿外等了许久,但诺大的大殿没有传出一丝声音,让他们无法知晓殿内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或许,霜儿已经醒来,在最后的回光反照中,与皇兄有着说不完的话;也或许,她早已香消玉殒,但向来只懂得将痛苦与泪水向肚里咽的皇兄,却久久不愿出来面对众人吧?

  轩辕诺默默想着。

  殿外忽然响起一人急促的脚步声,在寂静中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突兀。

  一名内侍已急匆匆地来到回廊上,对着轩辕诺禀道:“赵王,王府派人送来急信,说着赵王妃今夜突然腹中作动要生产。”

  “今夜?”轩辕诺正沉浸在悲痛之中,突然听到魏芷依的消息,几乎有点儿反应不过来,“不是才七个月么?怎么会这么快?”

  “送信之人称,怕赵王妃早产不好处理,因此才大胆进宫请王爷回府。”那名内侍又道。

  “诺儿,府中怎么回事?”隐约听到内侍禀报的卫太后已走了过来。

  那名内侍将魏芷依今夜生产之事向卫太后禀报了一遍。卫太后一听,道:“诺儿,依依要紧,你还是先回去吧!这里有母后便可以了。”

  轩辕诺抬眸望了寑殿大门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霜儿此刻生死不明,自己怎能就此离开?虽然他知道霜儿不愿再见他,可他只想在门外送她最后一程。

  殿外,急促的脚步再起。

  又一名内侍小跑着走到卫太后与轩辕诺面前,跪下禀报道:“禀太后与赵王,赵王府再次快马派人前来送信,说是赵王妃今夜生了许久也未生下,府中产婆也束手无策。王府派了人前去太医院请太医,可是太医们皆在宫中候命,因此只派了数名医女前往。送信之人担心赵王妃难产出事,请赵王速速回府!”

  “难产?这可怎么办?”卫太后一听急了,“要是依依再有什么三长两短,这可怎么办?”

  轩辕诺双眸一闭,深吸一口气,再睁开两眸之时,已是作了决定:“母后请放心!诺儿无能,无法挽救皇后娘娘一命。但诺儿再也不能让依依出事,诺儿这便告辞回府了!”

  “快去吧,诺儿!你救不了霜儿,这是她的命,没有人会因此怪你。你医术精湛向来居于洛都之首,除了你,还有谁能让依依平安产子?你快些回去,莫要耽误。”卫太后催促道。

  轩辕诺行礼请退,随即忍住心头伤痛,毅然转身踏出宫门,骑上快马向王府奔去。

  此刻,他不得不痛恨老天爷的狠心。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,还要让魏芷依因为他的孩子而难产?

  他知道魏芷依自有孕以来,为了她姐姐之事忧心忡忡,加上她天生纤瘦体虚,胎儿本就便怀得不稳。如今遭遇早产,她可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关吗?

  她可会与霜儿一样,跨不过这女人必经的“鬼门关”。

  想到此处,轩辕诺原本陷于悲痛的心,竟又是一阵惊慌。

  依依,千万不要有事!

  你可知道,我再也经不起又一次重创?痛失心头至爱,原来会让人变得从未有过的胆小与怯懦,再也不敢经历更多的失去。

  依依,我对不起你!从始至终,让你受尽委屈。或许今后,仍然要让你受委屈……

  但是请你,一定要等着我,我来救你。

  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,轩辕诺闭上双眸,泪水终于得以肆意而出,在疾风中飞扬。

  他再次甩起马鞭,加快了飞奔的速度。他要立即回到王府之中,亲手为他与魏芷依的孩子接生。

  他再也不能允许,老天爷将他珍视的东西,一一地,悉数夺去!

  宫中如韧殿。寂静的寑室之内,点点萤火如满天星光,在黑夜中熠熠闪烁。

  轩辕恒已经恢复平静。

  霜儿已经离他而去,他不再有泪。

  原来,人在痛极之时,反而不再有泪了。

  坐于床榻上,他将霍映霜抱得更近。从身上抽出一把闪着白色的匕首,他轻轻向空中一抛!

  几不可闻的“哧啦”一声,屋顶上网住万千萤火虫的轻纱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。星星点点的萤火虫,从破网中纷纷飞出,四处流散。

  一时,寂静的室内宛若星云流动,梦幻飘渺,美到极致。

  轩辕恒低首,轻吻着怀中爱人渐凉的脸颊、额角:“霜儿,请原谅我。身为帝皇,我总是不能随心所欲,总是不能爱你到极致!”

  “以往,因为我是皇帝,而你是慕容家的女儿,我不能爱你到极致,以致让你受尽委屈与伤害。今后,因为我是皇帝,是我们的孩子的父皇,我也不能爱你到极致,只好让你独守寂寞……纬儿快满三岁了,再过十年,年满十三,他便可登基为帝。你放心,有诺辅助他,他一定会成长为一位好皇帝……”

  “情如蛊毒,可有解药?”

  他俯在她耳边轻轻诉说着,“霜儿,你我此刻约定,等我十年,可好?十年之后,若无解药,我来陪你……”

  室内再次陷入无边寂静,只余流星飘渺,幻美飞扬。

  无边寂静中,霍映霜似进了无边梦境。

  她仿佛回到了上林兰苑,月夜树林中,萤火飞舞,她与恒扬袖捉萤,笑语盈盈……

  喜欢帝王蛊,妃本无心请大家收藏:帝王蛊,妃本无心更新速度最快。(记住本站网址:kbwang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