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查探六

作品:穿越之原始至尊|作者:共工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1-09 12:36:57|下载:穿越之原始至尊TXT下载
  元格对捷召问道:”捷召,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尸体吗?”捷召摇了摇头回道:”周围也有尸体,但并没有死得这么残忍,都是倒在地上而已,身体四肢都还是很健全的。”元格和捷痕三人相视一眼,知道这所谓的四肢健全也是和他们之前看到的一样,恐怕内里的东西全部变成肉酱了。

  元格想了一下,说道:”算了,好歹也来了一趟,我们挖个坑把他们埋了吧,同是黄金国度的人,总不能看着他们暴尸荒野。”

  捷痕三人点点头,然后选了一块地方挖了一个大坑,将这些尸体都放了进去。元格则是骑着鹰老五来到树林的上空静静地思索着。

  这树林只是很普通,而且靠近官道,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什么野兽的,就算有,也只是一些弱小的野兽,对这些人应该是造不成威胁的。而从这些人死去的伤口来看,他们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被杀死了,说明了他们的对手很强大,可以瞬间秒杀他们,而且手段极其残忍。

  如果只是杀人越货的话,那到还好理解,毕竟这些人里面也是有些穷凶极恶之徒,但问题是人都是被及其残忍的手法杀死了,货物却留了下来,似乎对方仅是为了杀戮而杀戮。

 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?

  寻仇?这些部落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得罪这么强大的敌人吧。

  那是来挑衅捷部落的?这个倒是有可能,毕竟捷部落曾经的确招惹了守护灵兽这样强大的敌人,可这些伤口又明显不是守护灵兽造成的,那如果不是守护灵兽造成的,那捷部落又招惹了什么?

  貌似除了守护灵兽,捷部落也没有招惹到什么强大的敌人吧?荒漠大都还是幽冥沼泽?这两货估计还在埋头喘气呢,要是他们真的有这样强悍的力量的话,当初早就用出来了,何必等到现在?思索良久,越想就越觉得事情混乱了,这个敌人好像是在挑衅,类似于一种报复的炫耀,如此敌人,要是不找出来,还真的是让人寝食难安啊。

  轻轻叹了一口气,放眼望去,只见地下一片郁郁苍苍,自然清静,可是谁知道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大屠杀呢,逃出来的也仅有一人而已,这世界果然还是很残酷的。回到地面,此时捷痕他们已经掩埋好这些尸体了,但是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心情很是沉重。

  “元格,现在我们怎么办?”捷痕问道。

  元格回道:”去其他事发的地点瞧瞧,看看有没有可能发现一些什么其他的线索。”

  想了一下,接着又说道:”捷召,你立马回去通知捷阳族长做好迎战准备,一旦发现有任何可以的人或者野兽攻击,一定不能留情。”

  “元格大哥,我也想跟着你们去查探。”捷召有些不情愿。

  元格道:”不行,现在情况越来越严重了,敌人很强大,你必须回去通知族长做好准备,而且我们骑着巨鹰查探的速度会快上很多。”

  “可是”捷召还是不想放弃。

  “没有什么可是的。”元格说道,”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,必须听从命令!难道你想要违抗命令吗?”

  见元格说到这个份上了,捷召也只好不再坚持了。

  于是捷召回去通知,元格、捷痕和捷傲则是继续去查探,这仅是第一个事发的地点,还有好几个呢,还得要一一去查探。不过这一路上,三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,知道就算赶过去查看,结果可能也和这差不多,不过为了能够探查出背后的敌人来,他们也是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一个个事发地点查探过去,都无一例外地发现这些人都被残忍地杀死,杀死的方法和之前树林里那一批人大同小异,很明显这是同一伙人做的,可到底是谁对黄金国度的人有如此之大的仇恨啊,如此残忍地杀死了他们,而且还是毫无理由地杀戮,这就是让三人费解的地方了。

  查探完最后一个事发地点的时候,三人都对尸体有些麻木了,即便这些人死法还有什么新花样的话,他们绝对不会奇怪,以这伙人的手段,还有什么是他们干不出来的吗?

  看着大坑里的尸体,元格满心少有的惆怅,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感到这样的情绪,以前总是一个人彷徨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,没有想到现在却也有了。

  如果此刻能有一盒烟的话,他会一直地抽下去,只有那简单低调而奢华的吞吐,只有那烟雾缭绕的世界,只有那独特的气味,才能够将胸中的彷徨给冲淡,然而此刻惆怅充满了心胸,郁闷得想让人忍不住大喊起来。

  再一次将这些人埋葬之后,依然一无所得。查探了这么多个事发地点,除了留下来的这些尸体之外,对方好像凭空就消失了一般,没有露出半个影子,这也让元格他们的查探陷入了死胡同。

  单纯只是找到尸体,却见不到半个敌人的影子无疑是失败的,这样的失败还是元格第一次碰上。精致而残忍的杀戮,谜一样的事发现场,毫无影子却又好像无处不在的诡异,这一切让元格都感受到这一次的对手不简单。

  能有如此思维和手段的对手,到底是那个山旮旯里蹦出来的,怎么以前一点都没有听说过,这他娘的!

  元格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地骂道,第一次面对对手有了烦躁的情绪,即便当初面对守护灵兽的时候,他虽然怂,但头脑绝对清晰,不像现在,毫无头绪,好像被人用一根绳子牵着走一样,让自己看到所发生的一切,却又不让自己看到绳子的另一端。

  很明显,对方是在耍着自己。

  “元格,我们还继续追查吗?”捷痕问道,连元格都毫无头绪,他们也就更加没有办法了。

  元格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”我们暂时还是回去吧,一直漂在外面,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。”

  捷痕和捷傲也只好点点头,这一路除了发现这些残忍的现场之外,别的一无所得,再追查下去,也没有任何的目的地了,还不如回去和大祭司他们商量一下。最重要的原因是,他们隐隐感觉到对方是奔着捷部落来的,如果此刻敌人攻击捷部落的话,那他们可就要悔恨终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