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
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诡异杀戮二

作品:穿越之原始至尊|作者:共工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1-09 12:36:57|下载:穿越之原始至尊TXT下载
  蓝天白云,一只巨鹰翱翔其上,一会直冲云霄,一会俯冲而下,一会盘旋转圈,好像是在耍杂技似的。而在其背后,隐隐好像有两道人影,声声惊叫声传来。

  “元格师傅,别玩了好不好?我都要快被转吐了!”

  “你不觉得很刺激吗?来,我再带你玩下更加高刺激的!”

  只见两道人影从鹰背上一跃而下,朝着大地直坠落下去,而其中一人在空中拼命挣扎大叫道:“元格师傅,救命啊,我要摔死了!”可是另外一人只顾着大喊大叫,宣泄心中的兴奋之情,根本不理会旁边那人的尖叫。

  “哈哈,太爽了,原来这就是高空坠落的感觉,真是太爽啦!”

  不错,高空中的两人正是元格和捷聪,在从捷荒城回来的路上,元格觉得十分无聊,于是就带着捷聪玩了一系列惊险的游戏。一开始捷聪不肯,可是耐不住元格的诱惑,然后也就同意了,可是一开始之后他就后悔了,元格这哪里是玩啊,这简直就是在拿生命在开玩笑,一不小心的话,完全就有可能摔成肉饼了!

  眼看着大地越来越近,捷聪忍不住惊呼道:“元格师傅,要坠地了,我要死了,快来救我啊!”

  元格扭头一看,此刻的捷聪已经被吓得脸色铁青,四肢在胡乱划动,不由得轻笑一声,然后一声口哨声响起,鹰老五一个俯冲就来到了他们的下方。

  砰,砰两声,元格和捷聪落到了鹰老五的背后,不过元格是稳稳站着,而捷聪则是四肢趴下,口中还在不停地说着:“救命啊,救命啊,我要死了!”

  唉,这孩子吓得还真是不小!元格暗自摇了摇头,没有想到平日里少年老成的捷聪竟然会害怕这个,不过他并没有后悔带着捷聪玩了一把这个。

  “聪,安全啦!”元格走到捷聪的身边说道。

  而捷聪竟然还没有回过神来,直到元格说了三次之后才缓过神来,捷聪迷糊地看了看四周,很茫然地问道:“我们这是在哪里?”

  “喂,你不会这么差劲吧,现在还能在哪里,当然是在老五的后背上啦。”元格说道。捷聪甩了甩脑袋,抓了一把身下的羽毛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说道:“唉,总算是安全了,差点都把我的胆都吓出来了。”

  “呵呵,聪,我可真没有想到啊,你的胆竟然这么小。”元格揶揄地笑道。

  捷聪脸色一红,连忙解释道:“我这不是胆小,这不是第一次嘛,总得有一个适应的过程。”

  “那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再来玩一把那你就不会害怕啦?”

  “什么,还玩?”捷聪连连摇头说道,“不,不,不。”

  “逗你玩呢,都到部落,还玩什么。”元格笑道,接着便让鹰老五往下降落下去。

  眼前是一座庞大的城池,虽然还在修建当中,但足可以看出了日后的辉煌,而其中人影重重,想必其中十分繁华。这就是捷部落的皇城,元格现阶段最为满意的老巢了。看着这一座城池,元格顿时觉得胸中豪气顿生,忍不住仰天长啸道:“我元格回来啦!”

  声音如同滚雷,在高空上传出很远,而下边的人也纷纷抬头仰望,投以微笑,这足可以看出下边的人对元格这个名字的尊敬程度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捷聪忽然指着皇城前方的官道上的人影说道:“元格师傅,怎么现在还有人过来我们捷部落的?”

  元格循着捷聪的指示方向看去,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估计是什么部落的人过来吧,这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  “不对啊,你看他们那几个人的走路姿势都不对,几个人还相互搀扶着,而交易会刚过去不久,别人都是往部落赶的,哪里还会来我们捷部落的。”听到捷聪如此一说,元格倒也觉得有几分道理,于是吩咐道:“老五,下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  鹰老五得令,一个俯冲,转眼就来到了皇城城门的前面,庞大的身躯投下了一片阴影,扑腾的翅膀扬起了一片尘土。而这个时候,那几个人在翅膀扇动的气流下扑通一下全部倒地,其中还有几个跪地求饶着说道:“别杀我们,别杀我们!”

  元格和捷聪相视一眼,顿时觉得奇怪起来了,虽然暂时还看不出这几个人到底是哪个部落的,但是从他们的言语以及衣着上,倒是看出了其中的怪异。谁要杀他们?难道他们在路上遭遇了什么不测?身上为什么如此多血迹?

  元格挥手让鹰老五离开这里,与捷聪一道走上前,捷聪蹲下身子问道:“喂,你们这是哪个部落的,来到我们捷部落干嘛说我们杀你们啊?”这几个人不断地跪地求饶,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,混合着尘土,邋遢之极,关键是神志有些不正常。

  元格上前喝道:“说话啊,这算什么回事?” 这一喝果然有用,这几个人果然被镇住了,抬起头一看到元格两人,顿时抱着元格两人的腿不放,像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起来。这他娘的,搞什么啊,哥可不是你们的妈妈啊!费了老大的劲,元格才从这几个人的怀抱中挣扎出来,刚好这个时候城里巡逻的预备队战士也出来,元格扔下了一句:“将他们弄干净,然后带到议事厅等我。”

  说完,带着满腔的不忿离开了,这头一回被人家当成妈妈级别的人抱着哭诉,这感受还真是别扭。捷聪跟上来问道:“元格师傅,你不觉得这事情很奇怪吗?”

  “是很奇怪。”元格点点头,目光变得凝重起来了,“不过等下问问他们就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。”

  捷聪也点点头,说完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隐隐之中,总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。我勒个去,不会是以前跑掉的守护灵兽回来报仇了吧?又或者说是哪个势力没事过来找我的麻烦吧。元格暗暗想到,脑海中闪过好几个可能,但都被一一否决了。也许这根本就是几个小毛贼干的事情,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,我还是不要没事就吓自己好了。